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 > 大洋广场 > 行有余力,则以为文 ——《微观天下》后记

行有余力,则以为文 ——《微观天下》后记

来源: 作者:倪立秋 时间:2020-12-07 12:29:47 点击:

受吕顺会长和协会文友的信任和委托,我有幸担任澳大利亚微型小说研究会十年文集《微观天下》的主编。仔细阅读文友们呈交的作品,我在从中学到许多的同时,心中也生出不少感慨。其中最强烈的一点感慨是,文友们在远离母国的南半球生活工作之余,利用闲暇时光,拿起笔来书写各自的人生经历,表达真实的想法和感悟,抒发内心的情怀与梦想。要做到这一切其实并不容易,但他们明知不易却仍努力为之。究其原因,我认为其写作动力主要源自文友们对母国文字——方块汉字的执着与深爱。

孔子曾说:“行有余力,则以学文。”(参见《论语•学而》第一章第六则)这句话的大意是:人们做好了该做的事情以后,如果还有多余的精力,就可以用来学习经典和文献知识。在认识众多的华人作家和阅读了他们创作的大量作品之后,我想把孔圣人的这句话稍作改动:“行有余力,则以为文。”虽与孔子的原句只有一字之差,但这句话却是海外华人作家的极佳写照。

有过海外求存经历的人应该都知道,无论是留学、工作还是生活,大部分华人在海外居留国都曾经历过困难,感受到不易。经过多年打拼,他们拿到居留权,购置房地产,终于能松口气,开始安居乐业。回首自己的海外求存经历,华人心中自有无限感慨,很想把自己的亲身经历、所见所闻、所悟所想行诸文字,一吐为快,与人分享,甚至流传后世。于是,有部分华人拿起了那支或许早就弃置在旁的秃笔,拾起了那个早年曾隐隐做过、但被求存的刚需挤压到近乎消失无形的文学梦。有些以前从未有过文学梦的华人,甚至也会迸发出热情和冲动,潜心投身创作,写出了不少优秀的文学作品。

这应该就是为什么海外华人作家的背景如此复杂的重要原因。他们并非都是学的中文或写作专业,有的甚至连文科背景都没有,也并非都是从事专业的白领工作,而是背景广泛,其专业、职场身份和经历各异:有的是科学家(如黄宗之),有的是工程师(如北奥),有的是听力康复师(如张翎),有的是翻译(如欧阳昱、洪丕柱),有的是医生(如池莲子、苏菲王红梅);有的从事软件开发(如少君、陈谦、二湘、卢青、应帆),有的从事餐饮业(如章平、刘荒田、休休),有的从事媒体工作(如叶周、孙博、张奥列)等等,如此众多,不一而足。当然更多的作家则是在文学、教育、管理岗位上应用自己的专业知识,发挥各自的能力专长。

不再有身份困扰,也没有生存危机,因此,有文字表达功底和欲望的华人开始了向内转,生活中多了一个重心——写作。他们不再像原来那样主要注重物质生存的外在层面,而是开始转向注重起自己精神世界的内在探索。也就是说,他们已经“行有余力”,有能力尝试“为文”了。

澳大利亚也有一群这样的华人。他们移民澳洲,落地生根,成功摆脱了初来澳洲时面临的各种生存压力,开始面对自己的内心,沉淀过往的人生历程,拿起闲置已久的笔,整理好自己的思绪,在英语世界里用母国的方块汉字来为自己筑梦、续梦、追梦、圆梦。这群乐于笔耕的澳洲华人被称为澳华作家。他们生活在澳洲的各大城市,主要集居在各州府所在地,比如墨尔本、悉尼、布里斯班、堪培拉、珀斯等等。

这本《微观天下》是澳大利亚微型小说研究会成立十周年会员作品集,其中以微型小说为主,也有少量散文、诗歌和评论。书中的作家们主要生活在墨尔本这个世界宜居城市,每天享受着墨尔本良好的生活环境和公共设施,用心记录自身的经历、观察、思考和心灵点滴,展示自己的文字才能,分享自己的阅历和感悟。他们的作品题材丰富,文字通俗易懂,没有怪诞不羁的内容,也没有佶屈聱牙的语言,立意纯洁,文风朴实,情感真诚,正如澳洲这个纯真朴实的国家及其国民。

《微观天下》一共收录了十九位会员的六十余篇作品,本书按照作者名字的拼音字母顺序对其文章进行先后排列。这些作品的题材和体裁都丰富多样,有的是散文,记录作者各自的生活经历;有的是诗歌,抒发诗人内心的澎湃激情;有的是小说,讲述源自生活的虚构故事;有的是评论,点评某个熟悉的作家作品。它们的内容涉及面也很广,有的讲述亲情友情,有的谈论中西文化;有的思念故国,有的奉献新乡;有的传承中医中药,有的钟情西洋艺术;有的悲悯阴阳两隔,有的慨叹异国恋情。因此,这是一部集知识性、趣味性、可读性和启发性于一体的书,相信读者读后定能和我一样从中收获良多。

把文集的所有稿件先后读了三遍之后,我脑子里出现了“纯真”和“朴实”字样。这两个词既可以用来形容这些作家本人,也可以用来形容他们的作品风格。“纯真”的是感情,“朴实”的是文风。“纯真”和“朴实”既是初学写作者的起跑线(比如这本文集里的大部分作者),也是资深写作高手的着陆点(比如巴金、老舍、汪曾祺)。它们是文学的基本盘,是写作最初始的两大特征。“纯真”和“朴实”让作者能顺畅自如地表达,让读者能顺利自然地接受。

前文说过,海外作家背景复杂,身居墨尔本的华人作家同样如此。文集里的十九位作者背景不同,经历各异。吕顺是理工男,却有大量的写作经验,作品众多,获奖无数;王若冰、庄雨的作品数量多、质量高,写作经验也不算少;楠溪曾担任技术刊物编辑,有过很多与文字打交道的经验;张立中、张月琴、顾睿、李国立曾有长期的执教经验;黄小虹、北上、刘乐城、郭晓峰均为文科出身,拥有较强的文字基础;汤群、胡海伦曾经扬帆商海,在经商方面都颇有斩获;马凤春、夏清、高惜春拥有理工或医学背景,可他们却钟情文字;温凤兰拥有丰富的人生经验,对写作以及京剧在海外的传播传承情有独钟。作家们拥有如此众多的专业、职业和生活背景,很难不让人对他们的作品有所期待。

这本《微观天下》只是收录了十九位会员的部分作品,因此也只能反映他们的部分写作实力。这些收入文集里的作品,是作者们对自己周边人和事的观察与思考,而且大多篇幅不长,只能捕捉生活中的某个瞬间或片段。不过,这也正反映了这本文集的标题——“微观”天下,而不是“普观”或“宏观”天下——那是需要宏大叙事和鸿篇巨制才能完成的使命。

虽然只是会员们的部分作品,而且有的会员只交了一篇,有的会员交了多篇,但这本《微观天下》都是作者们利用闲暇时间创作的,是他们在“行有余力”之后,“则以为文”的成果,是他们在英语国家对母国文字依然深深眷恋的表现。身在海外,还有能力使用母国文字进行创作,我相信作者们是感到开心、舒畅和幸福的,因为这无异于让他们回归文化母体,回到精神原乡。他们没有语言压力和文化障碍,有机会自如、自在、自信地在母语和母文化中尽情放飞自我,定能从中收获莫大的心理满足感和创作成就感。这就是文字的力量,这就是创作的心理治愈功能。通过写作,作者们还会加深自我认知,独自面对内心,去尝试灵魂追问,完善人格发展,使自己的精神世界变得更加精彩和富足。

期待微型小说研究会的作家们继续保持“纯真”和“朴实”,将来写出更多、更好、更厚重的作品,吸引更多读者和学者来关注、阅读与研究,因为他们有能力在“行有余力”的基础上乐于尝试“为文”,懂得用文字把自己的内心世界与外在时空联通,在“微观天下”的同时,烛照出宏观的现实大千世界。

2020年是中国农历庚子年,新冠病毒(COVID-19)狂袭并重创全世界,澳洲当然也未能幸免。及至本文截稿,全球已有数千万人感染,百余万人病亡。这种可怕的致命病毒已在相当程度上给各国人民的生命和生活造成巨大威胁、损失、伤害及困扰,严重影响着国与国之间的关系,甚至在很大程度上已经改变、而且还会继续改变我们彼此依存的这个世界。在全球都在忙着锁国封城、彼此隔断期间,这本澳大利亚微型小说研究会作品集《微观天下》竟然能够在墨尔本疫情反弹期间顺利问世,应该是一件非常值得庆幸的事情。作为这本文集的主编,我要衷心感谢凌鼎年会长拨冗为文集作序,吕顺会长对我给予的信任,汤群、李国立等副会长提供的协助,黄小虹女士为文集设计封面,以及微型小说研究会全体会员对我的支持与配合。没有他们的鼓励与帮助,主编和出版这本文集肯定是一项不可能的任务。

谨以此书和此文来酬谢所有的作者与读者。是为记。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