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 > 大洋广场 > 紧急“拉闸”——南澳二次疫情响应

紧急“拉闸”——南澳二次疫情响应

来源: 作者:陈苑苑 时间:2020-11-30 12:23:44 点击:

过去的10天里,在第二波疫情袭击下,南澳大利亚州经历了过山车似的抗疫战——实行了最严厉的锁州令之后,又出乎意料提前结束。

南澳的局部二次疫情,源于一位来自英国的回国人员。他在地处市中心的隔离饭店隔离时,传染给了该饭店的一位女清洁工;该清洁工回到家里,又传染给了家人。她80高龄的母亲于11月15日确诊。这一天里,新增4个病例,全都来自一个家庭。

疫情报告到了南澳公共健康首席长官Nicole Spurrior处,Spurrior 教授高度警觉,于15日中午开始启动感染者接触追踪和大面积检测。

11月16日星期一,各州的援助人员到达,增加了检测站的人手,加长了检测的时间截止下午四点,新增病例18人,感染总人数达22人。

这波疫情集中在北边的Parafield区。它们包括一个披萨店,两所学校,一个医院,一个游泳馆。这些单位全部关闭;所有人员被要求做检测;有4000人被隔离。

星期一傍晚是我去看婆母的时间。到了养老院门口,按了门铃,边听音乐边等;总有十来分钟,终于有人来开门了,却对我说,我们养老院已经禁止访问了。

回到家,芭蕾老师又来了短信,说下面两周学校不予开课。幸好早晨的芭蕾课上到的。老师直言不讳,说“不是玩笑话,我真的很生气!”其实我们学生何尝不生气。但生气也不管用。老师说希望12月1日可以复课。

养老院还真是指示灯。第二天,11月17日,我就收到各方面的信息,实施社交隔离。

1. 我服务的一间补习学校来了email,校长说:“虽然我还没有接到任何通知,但听到我们美丽的南澳州又增加了几例COVID19 感染者之后,我向你们做如下的建议:

1)同你们的学生做联系,看他们是否愿意继续上课。

2)只有在你自己确实感觉没问题时,才去上课

3)保持经常洗手,捂住口鼻打喷嚏,保持1.5 m的社交距离。

4)老师和学生中的任何一位若有症状,请取消课程。

请告知于我,如果你们中的任何一位有任何的问题。

2. 另一间芭蕾学校也来了email。但自从三月份停课以来,还没有恢复正常上课。原已通知就要复课了,这下收回指令,说所有的课程和演出必须推迟两周。

3. 我办公室所在的办公楼,管理经纪的通知说,你应当已经知道,南澳州将会有六天的锁州令。在此期间,大楼的门的自动开关功能将被取消。

4. 州长Steve Marshall的email也来了,说:我们具有国际水平的专业顾问提出了实施六天的“拉闸”的建议。他说这是唯一可以阻止第二波病毒流行的机会,所以我们必须果断迅速地采取行动,请求南澳居民从今晚零点起,除了出门购物和看医生,都只呆在家里。

我们这样采取及早和更严的锁州方式,是为了给予南澳洲最大的机会保护我们的社区。

我知道这样的限制令会令很多人感到挑战,在如果不这样做,我们将会更长更严格关闭整个南澳洲。

虽然我们在空间上有了距离,但是我们是更加团结的整体。

到了傍晚,电视报道了一天里各处检测站前排起的长长的队伍。当天被检测的人数近万。新增数5人,感染总数达27人。

午间新闻ABC电视台报道,南澳洲将实行式锁州六天。

今晚零点开始实施6天的“拉闸”式锁州令:除非“必须”,一概不能出门,包括锻炼。州长称此“拉闸”是痛苦的,但是必须的。

该禁令为:

1)餐饮终止营业,包括送餐。

2)大中小学全部停课,除了有“必需工作人员的孩子”的幼儿园。

3)禁止访问养老院

4)暂停非必要手术

5)婚礼和葬礼禁止举行

6)禁止室外体育活动和锻炼

但超市,医疗机构,加油站,邮局,银行,公共交通照常开放。出门必须戴口罩。

“拉闸”六天以后的八天里将会有变化,但现在还不清楚会采取怎样的限制。

南澳首席健康长官Nicole Spurrior 说:我们采取的措施是正确的;不能等到两三周以后,甚至两三天以后再来做此决定;那就会太晚了。

政府特别要求,凡是在6号到16号之间在Woodville Pizza Bar 买过披萨的,立即自我隔离并去做测试,因为一位隔离酒店的保安人员因买了这家店里的披萨而感染。

禁令一出,超市门前就排起了长队。我正巧也没有大米了,也想亲眼看一看外面的情形。我赶在超市九点关门去超市。超市里的人已经寥寥无几,货品都齐全,看去并没有抢购的迹象。

接下来的三天,11月18—20,即星期三到周五,南澳州一片寂静。

这是史上最高级别锁州令的第一天,路上没有行人,海边空空荡荡。

人群最集中的地方是检测站。工作最紧张的是检测人员,追踪人员,以及警员。

从16日起,被检测人数逐日增加,分别是2546,9659,12055,16182 和17406,5天总检测人数达45643。

老人院是重点保护对象, 111间老人院全部受到检测,但没有一人被感染。

如此的“拉闸”式禁足指令,受损失最大的是零售商,餐饮业,尤其是做新鲜食品生意的。仅中心市场,不得不丢弃的新鲜疏果,就有250,000澳币的价值。

星期五中午,禁令实行仅60小时后,新闻报道出一条惊人的消息:对感染者接触追踪发现,在Woodville Pizza Bar 买过披萨,在一间酒店工作的保安人员,并非只是因为买了pizza被感染,而是在该店里有第二份工作!

仅仅买因买过一块披萨而被感染,说明病毒的“传染性极高”;而在店里工作若干小时,同其他被感染者接触才被感染,则属“传染性正常”。正是这位来自西班牙的临时工作者的“谎言”误导了相关人员,直接导致全州“拉闸”——史上最快速、最严厉的疫情响应。

如果说“拉闸”对普通人只是生活不方便不自由,但对很多生意人这是很大的损失;对依靠每天的收入维持生计的人们来说,也是很大的损失。州长说如果说他非常生气,那实在是太轻言了他的心情。

于是,南澳州于周六夜间零点“合闸”!

人们为重获的自由而欢呼;大毒侠并没有在一夜间增加了数倍的毒性也让人们大大的松了一口气。史上最严厉的锁州令仅仅实行了四天。

收笔之际,恰又是电视新闻时间。那位说谎的西班牙临时工作者透过律师向社会表示道歉,对由于他的并非处于恶意的谎言而造成的损失深怀悔意。

最好的消息是,把全世界折腾得翻天覆地的新冠病毒的末日就要来临了——由牛津大学开发的疫苗,在人体上的实验,可达90%的效果。这款疫苗由CSL公司在墨尔本生产,一旦批准,可以立即生产3000万支。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