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 > 大洋广场 > 【梵高系列五】梵高与《阿尔勒卧室》背后的故事

【梵高系列五】梵高与《阿尔勒卧室》背后的故事

来源:澳洲网 作者:顾睿 时间:2019-10-11 14:47:33 点击:

梵高于1886-1888年在巴黎生活和学习绘画二年,见识了许多印象派大师的作品,结识了一些已经成名印象派画家以及尚未成名的后印象派画家,如毕沙罗,雷诺阿,修拉,西涅克,劳德瑞克,伯纳特和高更等艺术家。由于巴黎是当时的世界艺术中心,梵高除了绘画,就是与一些同龄或年轻的画友去附近的小咖啡馆或小酒吧畅谈艺术,有时为了某个论点与人争得面红耳赤,他对社交活动以及过量的苦艾酒有些招架不住,显得筋疲力尽;梵高有个弱点,就是在生活上不善于打理,比较邋遢,锡管颜料用完后也不拧上盖子,而且随地乱丢,把弟弟提奥布置整洁的公寓房间搞得乱七八糟,弟弟的许多朋友也慢慢不再登门了,弟弟对此敢怒不敢言,希望梵高搬出去另住,但是碍于面子又不好开口;同时梵高也已经厌倦了巴黎喧闹的生活,他觉得乡村生活比城市更健康,而且法国南方乡村一定比巴黎大城市更加自在,不受拘束,最重要的是他觉得巴黎的艺术家人才济济,作为无名小辈的他没有出头的日子,他希望去南方建立一个画家工作室兼避难所,就如高更在不列塔尼的阿凡桥有工作室一样,聚集一些未成名的艺术家互相切磋,共同成长;于是他于1888年2月20日辞别了弟弟,离开巴黎,登上了开往法国南部小城市阿尔勒的火车,为实现他建立一个南方艺术家工作室的美好理想扬帆起航。

法国南方的普卢旺斯有很多美丽的城市,如马赛,尼斯和坎城,但是梵高为什么偏偏选择阿尔勒?

以擅长画芭蕾舞女的著名画家埃德加·德加曾经在阿尔勒度过了一个夏天,阿道夫·蒙蒂塞利就住在马赛附近,他是擅长画静物花卉著名的画家,梵高认为他是一位杰出的画家,文学家左拉出生在普罗旺斯的艾克斯,保罗·塞尚也曾经在那里生活了很长一段时间,擅长画夜总会舞女的亨利·劳德瑞克来自于法国南方,他曾经向梵高提起过阿尔勒,除此之外,阿尔勒的女人据说是世界上最美丽的,也许是梵高一时兴起选择了阿尔勒,他原本打算在阿尔勒作一个短暂的停留,然后去马赛的,但是最终却被阿尔勒独特而美丽的风景迷住了。梵高本人在其书信中从未提及他为何选择阿尔勒的具体原因,这也是研究梵高的学者们一直想要解开的谜。

阿尔勒的2月份下旬,正值冬季,白雪皑皑,半米多厚的积雪把阿尔勒小镇打扮得很安详,远方的山脉在瑰丽的淡蓝色天空的映衬下,显得异常美丽。梵高坐在开往阿尔勒的火车上,激动地把头伸出窗外,展眼望去,远处雪白的山头非常明亮,俨然是一道日本浮世绘富士山的风景。日本浮世绘具有明亮平面清晰的色彩,是当时欧洲艺术家的灵感之源泉,梵高也不例外,从内心深处喜欢浮世绘。当火车抵达阿尔勒车站时,梵高希望今后能在阿尔勒看到日本式的静逸与阳光。

梵高初来乍到阿尔勒,周围的人都不认识,没有人可以做他的模特,所以围绕在阿尔勒的树木,山丘,吊桥,茅屋,麦田,海滩,果园,农田以及葡萄园等风景都成为他写生和创作的题材,这些景色满足了他对自然的渴望。梵高每到一个新地方,就喜欢通过散步来熟悉周围的环境,观察是否有理想的景点,为以后写生打个前站,同时也希望通过散步来改善自己每况愈下的健康状况,他曾因在巴黎过度饮酒和吸烟,以及缺乏像样的营养食物,人看起来显得比实际年龄老很多。他在抵达阿尔勒不久,连续创作了三幅作品:《窗外的肉店》《阿尔勒的老妇》和《雪景》,这种高效的绘画节奏预示着梵高即将迎来一个创作高产期。

在阿尔勒的头两个月里,梵高下榻在骑士街30号的卡雷尔Carrel旅馆,该旅馆由阿尔伯特·卡雷尔和他的妻子卡瑟琳·卡雷尔-加辛拥有。卡雷尔旅馆是一栋两层楼的建筑,设有小屋顶露台和一楼阳台,梵高租了一个房间,每周为5法郎,后来优惠为每周4法郎,卡雷尔旅馆设有一个餐厅,但是梵高不喜欢餐厅提供的食物,烹饪非但不入味,而且价格还特贵;不久,梵高开始抱怨从未吃到过像样的食物,梵高觉得这里的房间不适合做画室,住了两个多月后,梵高决定搬出卡雷尔旅馆,结账时旅馆老板要多收他27法郎,理由是因为梵高的画作占居了旅馆太多空间,旅馆老板并以扣压梵高的画作逼迫梵高就范,但是梵高不服气,只能去找当地的治安法官来评理,经过交涉,没想到还真要回了12法郎,法官还斥责了旅馆老板并勒令他把扣压的画作如数归还给梵高;梵高后来回忆起他对卡雷尔旅馆的不满,特别是食物和酒都不合口味,他称之为"真正的毒药",梵高的健康状况也因此受到了影响;梵高于5月7日在拉马廷广场附近的车站咖啡馆

Café de la Gare租了一个房间,每晚一法郎,经营咖啡馆的老板是一对夫妇,人比较和善,梵高与咖啡馆的老板约瑟夫·吉诺和老板娘玛丽·吉诺相处得不错,梵高就是在这间咖啡馆创作了著名的《夜间咖啡馆》,梵高还为老板娘吉诺夫人画过好几幅肖像,当梵高后来离开阿尔勒前往圣雷米精神病疗养院时,他把黄房子里的家具存放在车站咖啡馆,梵高在圣雷米患病住院期间,曾经重新画了好几幅《吉诺夫人》肖像,并与他们保持通信,当然这是后话了。Chinese

Simplified translation.

梵高逐渐熟悉了周围的环境,他发现位于阿尔勒的拉马廷广场2号,有一幢需要修缮的老房子挂着出租的牌子,该房子坐落在一个有绿色花园的拉马廷广场边,花园里面种植了梧桐树,夹竹桃和洋槐树,这是一幢两栋合并在一起的二层小楼房,左栋是一家杂货店,右栋上下二层有四间卧室,经过讨价还价,梵高以每月15法郎的便宜价格租下了这套楼房,就是后来被梵高画成有名的“黄房子”;梵高租的黄房子有很长一段时间是空房,只有光秃秃的四壁,连一张床都没有,想要住人还需添置家具,但是梵高没有钱购买家具,不过梵高至少可以先把这里作为一个绘画工作室,而且还有足够的地方可以存放他的许多新画的作品,直到弟弟提奥于9月份寄给他300法郎,有了钱就可以办事,梵高马上请人把黄房子里里外外粉刷一新,黄色的外墙,绿色的木窗,蓝色的房门,粉刷一新的黄房子看上去与隔壁连体的旧杂货有天壤之别,梵高还特意花费25法郎在一楼的画室和厨房加装了煤气灯,这样晚上绘画就可以用煤气灯取暖,同时他在邮递员朋友鲁林的建议下,购买了二张具有当地风格的木床,他自己选了一张简单的白木床,但却给即将要来与他同住的画友高更选了一张豪华的胡桃木床,梵高认为木制的床给人坚实永久之感,他买了一面镜子用于画自画像,还添置了12把椅子,他希望黄房子今后会有12 位艺术家聚集在一起共同绘画,共谋艺术发展,丰满的理想。

高更几乎是与梵高同时在1888年初离开巴黎,他直接去了一个生活开销比较低的布里塔尼岛,住在蓬塔旺乡村,他一直饱受欠债的烦恼,过着入不敷出的日子,梵高十分希望高更能来阿尔勒与他一起绘画,希望借高更的影响力来提升自己在艺术界的名声,他觉得阿尔勒小镇可能对高更还没有足够的吸引力,因此他为高更添置了最贵最舒适的胡桃木床等家具,并把一间大的卧室让给高更居住,梵高还在高更抵达之前,特别创作了好几幅画用来装饰高更的卧室,绿色的百叶窗,白色的内墙,红色的地砖,《向日葵》在柠檬黄的背景映衬下,起到了装饰卧室的作用,梵高这一阶段的作品注重装饰元素,他把《向日葵》和《诗人的花园》等新创作的画作挂在高更卧室最显眼的墙上。添置的卧室家具基本就绪了,梵高感觉是当“主人”了。而且梵高还写信告诉弟弟,他可以与朋友讲他在法国南部乡村也有自己的房子了,虽然离巴黎有点远,梵高希望弟弟在去马赛出差回来时可以在阿尔勒度个假。

梵高有一个非常好的绘画习惯,他总是在创作一幅作品之前先构思好要画的内容,并对作品的各种颜色也预先作了详细的规划,梵高在给高更的书信中曾经勾画过《卧室》的草图,一幅图胜于千言万语,由于写信看不到作品的颜色,他就会在信上把草图上的物体标上颜色的描述,例如梵高于1888年10月16日给在巴黎的弟弟提奥写信时就描绘了他新创作的著名画作《卧室》的家具颜色(第705号信):

·

墙壁是淡紫罗兰色

·

地板是红色的地砖

·

床架和椅子是鲜奶油的黄色

·

床单和枕头是非常明亮的柠檬绿

·

床罩是猩红色

·

窗户是绿色

·

梳妆台是橘黄色

·

洗脸盆是蓝色

·

门是淡紫色

梵高的期望就是通过色彩来表现自己的感觉和思想,他创作的《卧室》采用了平铺颜色的画法,没有显示笔触和阴影,给人一种像新鲜奶油的感觉,像是一幅日本浮世绘,但显然是欧式风格,与东方的简洁很完美的融合在一起,这幅《卧室》作品的含义是让人舒心地休息,安稳地睡觉,其中所突出的宁静与睡眠;其实梵高在阿尔勒期间马不停蹄地在创作,他的身心已经很疲惫,需要好好休息一下了。梵高于1888年10月17日(第706号信)给高更的信里说道:“我想用所有这些非常不同的色调来表达一种绝对的休息之意。”

《卧室》是梵高一幅很重要的作品,画为心声,它表现了梵高内心世界中渴望的一些东西,比如卧室里的家具基本上都是成双成对的,两把椅子,两个水壶,两个杯子,两把刷子,两个枕头,双人床,足见他是多么希望能组成一个温暖之家。他多次提到过这幅作品,后来梵高患病自愿入住圣雷米精神病疗养院,在病情趋于稳定时,他还复制了大同小异的两幅《卧室》,梵高曾经在给妹妹和母亲写信中提到过要送给她们一幅《卧室》作品,主要是想让母亲和妹妹看到他生活居住的情况,虽然是朴素的床,椅子和洗脸用具等,都是真实的生活写照,很温馨,好让母亲和妹妹放心,还有一幅要给弟弟提奥。那幅原作《卧室》在梵高生病住院期间,由于雨季没有人照看,淋雨受到一些损坏,梵高看了感到十分心疼和无奈,因为那时发生了割耳事件,他已经精神失控了。

梵高于1888年10月创作的《卧室》原版,目前馆藏在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博物馆,他于1889年9月复制的两幅《卧室》,一幅被收藏在芝加哥艺术中心,另一幅馆藏在法国奥赛美术馆。虽然说是复制,其实与原作相比还是有些不同之处,这三幅《卧室》可以通过画面里悬挂在右墙上的肖像画加以区别,因为挂在三幅《卧室》右墙上的肖像画的人物都不一样,例如第一幅的《卧室》肖像是诗人尤金·布奇和军人保罗·米利耶特,第三幅的《卧室》肖像是梵高的自画像和妹妹威廉,地板的颜色也有差异。荷兰为了举办了梵高百年纪念回顾展,于1953年特意把另外两幅《卧室》分别从美国和法国请回阿姆斯特丹梵高博物馆,三幅《卧室》聚在一起同璧展出,吸引了众多观众驻足欣赏,看看三幅《卧室》究竟有多少不一样的地方。来自法国奥赛美术馆的《卧室》用的是现代感十足的白色宽边画框,来自芝加哥艺术中心的《卧室》用的是镶金色花边的画框,而梵高博物馆用的是没有任何花边的简朴相框,可能是原作的关系,自身就具有较高的含金量。

都说世界文坛一大抄,世界画坛又何尝不是如此呢?关键看各人的功力了。德加在1868年曾画过一幅类似卧室的作品,取名为《内室》,目前馆藏在美国费城美术博物馆,梵高可能在巴黎时期看过德加的这幅《内室》的油画作品,二十年后梵高创作的《卧室》与德加的《内室》有一些共同点:都是采用广角视野的构图表现卧室,右墙上也挂着画;但是德加作品中表现的是一对男女在一间充满黑暗的《内室》里的故事,然而梵高作品中表现的是尚未入住而且阳光明媚的《卧室》,两幅作品是黑暗与光明的鲜明对照,场景虽相同,内容和色彩却大不同。

梵高的许多油画作品,都曾经历过许多不同的收藏之手,例如1889年9月复制的《卧室》最先是由梵高的母亲和妹妹收藏,然后由沃纳-达克-杜塞尔多夫收藏,1920年-1921年,该画由松坂收藏,1959年-1985年间,该画最终移交至巴黎卢浮宫博物馆收藏,由于卢浮宫博物馆展馆墙面有限,从1986年起,在卢浮宫的19世纪的印象派油画作品都搬迁至奥赛美术博物馆展览,《阿尔勒的卧室》从此一直在奥赛美术馆安居乐业。

2016年,在梵高去世126年后,芝加哥艺术博物馆为了宣传其馆藏的《阿尔勒卧室》作品,在芝加哥艺术学院的协助下,一间与梵高著名油画作品《阿尔勒卧室》一模一样的卧室按1:1的比例被全尺寸地复原出来,从房间的墙壁到家具,毛巾挂件等小细节也都忠实地再现,并且正式上线爱彼迎Airbnb供游客预订,对数以千计慕名而来的梵高迷来说,能在按照油画《阿尔勒卧室》复原的梵高卧室安睡一晚也此生无憾了,而且入住《阿尔勒卧室》的费用一点也不贵:只要区区10美金就可以住上一晚,这位荷兰艺术大师被重新塑造为新时代的网上民宿的“房东”是这样解释的:“我只是需要钱去买一点颜料而已。”梵高是世界上最著名的艺术家之一,但他生前却一直过着十分拮据的生活,如果19世纪也有网上民宿的租房网站,梵高或许会是它的忠实用户,他可以通过出租自己的卧室来补贴绘画材料和生活开销,不用老是担心经济来源了。

梵高的作品经常外出或外借参加世界巡展,经过130多年的时光洗礼,有些作品已经有褪色的现象。《阿尔勒卧室》被画框遮住的画面,由于受到了画框的保护避免了光照,其色彩依然与梵高描述的颜色非常接近,根据梵高对《卧室》的描述,墙壁是淡紫罗兰色,梵高博物馆的技术人员经过研究,还原了最初的淡紫罗兰色,而我们现在看到的墙壁色是淡蓝色的,说明原来的淡紫罗兰色已经褪色为淡蓝色了,红地砖也已经褪色成淡褐色,所以梵高博物馆已经开始对几幅褪色情况严重的名画采取了相关的保护措施,如在室内展区调低灯光,不容许观众拍照,无论是相机还是手机,同时尽量避免移动,有些名画将不再友情外借或出国参展,只能委屈观众前往荷兰梵高博物馆一睹芳容了。

梵高对这幅《阿尔勒卧室》油画作品情有独钟,梵高给予卧室以明亮的暖色调,近似宽银幕的画面,让观众对卧室的景物一目了然,这幅画让梵高回忆起自己短暂生命中那段唯一愉悦的时光,梵高一生流浪漂泊,从海牙,德伦特,安特卫普,巴黎到阿尔勒,如今他需要一个沉淀之地,这是一间他梦寐以求精心打造的卧室,他要用卧室的温馨氛围来迎接高更,实现他建立南方艺术家工作室的梦想。梵高在给弟弟信中写道:“生病以后,再次看了我的作品,我觉得最好的就是《阿尔勒卧室》。”《阿尔勒卧室》被评为梵高十大名作之一,也是观众寻寻觅觅必看的作品,尽管梵高是如此孤独,卧室空无一人,但是梵高在这幅画中要表达的乐观向上的精神却让观众为之感动,这幅摆设极为简朴没有任何奢侈品的《阿尔勒卧室》作品,能取得如此巨大的成功,也就是梵高能做到,这也是梵高的卧室故事具有一再传颂的魅力所在!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