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 > 大洋广场 > 【梵高系列之四】梵高与向日葵的情结

【梵高系列之四】梵高与向日葵的情结

来源: 作者:顾睿 时间:2019-09-25 12:31:57 点击:

说起向日葵油画,全球认知和传播第一位的便是梵高的向日葵作品,梵高以画向日葵而闻名于世;对于梵高而言,向日葵这种花是表现他思想的最佳题材,向日葵盛开在夏季,花期不长,梵高亦如向日葵般结束了短暂的一生,梵高画向日葵是表达他的感激之情,他的意图是要让艺术来为其困扰的心灵提供安慰,所以向日葵对梵高具有特殊意义,后人称他为向日葵画家,应该是恰如其分。梵高在1889年1月21日给高更的信件中提及了法国两位擅长画花卉的著名画家,他在信中写道:“如果乔治•简宁选择了牡丹,欧内斯特•库斯特选择了冬青,那我确实要赶在他人之前选择向日葵,向日葵是我的。”没想到被梵高一语言中,向日葵确实成为梵高最具代表性的世界名画, 成为了他的标记,他的艺术名片。向日葵与梵高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他的朋友们带着梵高生前喜爱的向日葵参加他的葬礼,人们在他的墓地上摆满了向日葵;在梵高去世后不久,他的向日葵作品逐渐开始闻名于世。从那时起,梵高和他的向日葵激励过许多年轻艺术家。时至今日 ,即使是在他去世后这么多年,梵高的向日葵仍然是最受观众喜爱的作品之一。

梵高于1886年2月来巴黎投奔在巴黎经营画廊的弟弟提奥,他如饥似渴地吸收巴黎各种艺术流派,尝试不同风格的画法,他先从画静物花卉开始练习;那时候很少有艺术家会对向日葵感兴趣, 向日葵通常被认为是粗俗和不上台面的植物,其他艺术家在画向日葵时, 倾向于把向日葵作陪衬隐藏在其他花卉中,用黄颜色向日葵来衬托其他主要的花卉;但梵高却是把向日葵作为主角,唯一的花卉,而且他还专门选择即将枯萎的向日葵来作画,因为他看到了枯萎的向日葵花朵之美,犹如看到了饱经风霜的脸庞之美一样,在梵高看来,这就是向日葵的魅力所在;梵高虽然不是第一个画向日葵的画家,但可以说他是第一个给向日葵注入生命的画家。他的调色板开始从荷兰的灰暗色过渡到巴黎的明亮色,再提升到法国南部城市阿尔勒的高亮色,他的笔触从模仿点彩派大师乔治•修拉的点彩法,逐渐演变到断续弧旋的笔触,并吸收了日本浮世绘轮廓线的画法,最终形成了自己独创的绘画风格,打下了梵高特有的笔触烙印,让观众一看就知道这就是梵高风格的作品,梵高创作了与众不同的向日葵,可以说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梵高是1887年开始在巴黎画静物向日葵,同时也爱上了这里的向日葵。他先后画了四幅《折断的向日葵》习作。1887年11月他与几位先锋派画家在巴黎当地一家小木屋餐厅举办了他们的第一次展览,参加展览的有图卢兹•劳特雷克和埃米尔•伯纳特等艺术家,这次的画展虽然并不成功,没有卖出一幅画,但是他们对自己的绘画天才深信不疑,坚信总有一天他们会给艺术界带来一场全新的革命。也就是在这次展览会上,梵高与高更相识。高更被梵高的两幅《两朵折断的向日葵》所吸引,并希望能和梵高交换作品,梵高就用二幅《两朵折断的向日葵》画作交换了高更的一幅风景画《湖岸》,这个小插曲说明了两人的交往从一开始在地位上就是不平等,但是高更对向日葵的关注与欣赏,也激励了梵高以后在阿尔勒时期创作出《十二朵向日葵》和《十五朵向日葵》的杰作。

梵高于1888年2月份离开了巴黎,去了法国南方小城阿尔勒,在阿尔勒居住期间,他对千姿百态的向日葵情有独钟。1888年8月,他曾多次描绘以向日葵为主题的静物,梵高这次没有把折断的向日葵随意地放在桌子上,而是放在了陶瓷花瓶里。起初, 他用浅绿蓝和皇家蓝的背景颜色来衬托黄色的向日葵,他希望黄色和蓝色的对比色能让人联想到教堂里的彩色玻璃窗。然而, 在连续画了三幅蓝色背景的向日葵作品之后,梵高决定在第四幅向日葵尝试采用黄色调背景来衬托黄色向日葵花朵,他称之为"光中之光" 。他在阿尔勒期间创作的《向日葵》系列的主要目的是为了装饰高更的卧室而画的,梵高原计划要画六幅向日葵,但是才画完四幅,高更已经来到阿尔勒,高更很喜欢挂在他卧室的《向日葵》,高更对梵高的向日葵赞赏有加: “在我的房间里 - 带紫色圆环的向日葵突出在一片黄颜色的背景之前,花梗浸在一只黄颜色的陶罐中,陶罐放在一张黄颜色的桌上。画面的一角上,画家的签名:文森特。黄颜色的太阳透过我房间里的黄颜色窗帘,一派生气沐浴在一片金色之中。早晨,我在床上醒来,想象这一切必定是芳香扑鼻。” 向日葵被视为画家之间友谊的象征。

如今,每当我们谈起向日葵时, 脑海里马上会呈现出一派开满向日葵花的大地景象。但是, 这些向日葵大地在梵高的那个年代并不存在,那时的向日葵是生长在菜园里, 周围还种着其他植物,向日葵就像是万绿从中一抹黄,是一种令人舒心的对比,这使喜爱色彩的梵高对向日葵情有独钟。梵高从画2朵和4朵折断的静物《向日葵》习作,一直画到插在陶罐里的3朵,6朵,12朵和15朵《向日葵》杰作,特别是后期的七幅作品被认为是梵高 “向日葵” 系列的巅峰之作,而荷兰梵高博物馆馆藏的《十五朵向日葵》则是其中最知名的一幅,接下来让我们来看看这七幅向日葵都开在哪里了。

美国的《三朵向日葵》被认为是梵高的第一幅向日葵作品,在绿釉的陶罐里插着三朵橙黄色的向日葵花朵,衬托在青绿色的背景墙中,其中两朵正值盛开阶段,最前面的一朵已经开始结葵花籽。这幅画有让人产生眼睛一亮的感觉,鲜明的背景色彩充满了生机,梵高一改将背景涂成灰褐色的荷兰风格,显示出在画风上的突破;但是梵高没有在画上签名。他于1888年8月21日在阿尔勒给画友伯纳特的信中写道: “我想用半打向日葵画来装饰我的工作室。在这种装饰中,粗糙或破碎的黄色将会冲破各种蓝色背景,从浅蓝到皇家蓝,用橘色的镜框镶起来,那就会有像哥特式教堂里的彩色玻璃窗的那种效果” ,该画目前为美国私人买家所收藏,几乎没有出现在公众的视线。

日本的《六朵向日葵》是第二幅向日葵作品,在浓重的宝蓝色背景墙壁前,陶罐里插着三朵向日葵,构图与第一幅有些相似,所不同的是前景桌面上还摆放着另外三朵向日葵,其中一朵是盛开的向日葵,还有两朵是尚未开花的花蕾。这幅作品的向日葵具有很强的图案化装饰性,梵高开始跳出了描绘向日葵形似的限制,而是去捕捉向日葵内在的本质,而且还有日本浮世绘的影子,特别是右下角的那朵向日葵花蕾,是用浮世绘线描的方法勾勒而成的;梵高也没有在这幅画上签名。这幅画曾被一位日本收藏家于1920年购得,由于日本偷袭美国珍珠港在先,美国于1945年8月6日轰炸了日本大阪,该画作被毁于战火,十分可惜!现在仅存图片资料。

德国的《花瓶里的十二朵向日葵》被认为是第三幅作品,陶罐里插着十二朵向日葵,背景是青绿色的墙,与《三朵向日葵》中的背景颜色很接近。12朵向日葵处在不同的花期,有一半是盛开的,阳光而浪漫,一半是已结葵花籽,沉重而低垂,葵花籽粒上的浓重颗粒具有醒目的浮雕效果,纤细的笔触力图表现花盘的饱满和纹理的感觉,十字交叉式的平涂已经成为梵高画背景的标志性笔触,梵高用厚重的白色堆砌在陶罐上表现出高光,梵高在陶罐左中线下的签名堪称是点睛之笔!说明他对这幅画是非常满意的。这幅画曾经在二战期间被送往德国新天鹅堡的地下室保藏,远离了外面的战火,免遭《六朵向日葵》被炸毁的命运。1953年,这幅《花瓶里的十二朵向日葵》被请回荷兰,参加庆祝梵高百年诞辰展览。笔者曾于2017年专程去慕尼黑新美术馆参观,亲眼欣赏了这幅世界名作《花瓶里的十二朵向日葵》及梵高的其它几幅作品,近距离观看向日葵,十分享受,向日葵的纹理及笔触,还有葵花籽粒的浮雕质感,非常清晰,真心钦佩梵高的绘画天才!慕尼黑新美术馆十分亲民,参观美术馆的门票仅是象征性的1欧元!展览馆内的美术作品容许观众随便拍照。

英国的《花瓶里的十五朵向日葵》被认为是第四幅作品,这些随意地插在陶罐里的向日葵,梵高以厚涂的笔触施色,创造纹理结构,葵花心好似浮雕;具有立体感,花盘呈现出令人心弦震荡的灿烂辉煌;高更非常喜欢这幅向日葵写生作品,他也认为这个黄色版本的向日葵作品是最成功的。作品里仅用了三种颜色,铬黄色, 黄赭色和土绿色,黄色背景衬托着黄色的向日葵花朵,被称之为"光中之光" 。这也促使梵高后来复制了两幅黄色向日葵作品。他称这些新复制版为"重复版" 。该画一直被梵高弟媳乔安娜保存,直到1924年,经过英国国家美术馆馆长三顾茅庐,恳请乔安娜出让向日葵作品,最后还是一句话感动了乔安娜:“向日葵将陈列在全英格兰的艺术中心 - 在这里全世界的人都可以看到它,这样的荣耀才是天才的梵高所应该享有的。” 乔安娜深有感触的写信回复道:“我好像无法忍受离开这幅画,30多年来我每天都看着它,但是最终我不得不考虑你们的请求,为了梵高的荣耀,我只能选择牺牲。” 这幅原作成交价仅为1304英镑,非常友情的价格!有专家评估,这幅向日葵画作现在的拍卖价格至少为1亿英镑。说起向日葵,英国前首相玛格丽特•撒切尔夫人在这幅画上出过的洋相至今仍为人们茶余饭后的笑料:1991年,撒切尔夫人有一天提出要去伦敦国家美术馆,她一踏进美术馆大厅,就说要去看那幅梵高的菊花,没有人想到要去纠正她,那是梵高的向日葵,可能也没有人敢去纠正她;也可能是她的口误;《十五朵向日葵》一直是伦敦国家美术馆最受欢迎的馆藏品之一,这些年来,美术馆售出了上百万张以《十五朵向日葵》为主题的徽章,冰箱贴和明信片。笔者于2018年参观过伦敦国家美术馆,美术馆很大气,免费参观,仅在入口处设了一个捐款箱,让观众自由捐投,笔者还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在梵高的向日葵作品前,想要拍摄一张完整的《十五朵向日葵》十分困难,因为无论什么时候,向日葵作品前的观众一直是人头攒动的节奏。还有一个现象,据美术馆工作人员介绍,梵高向日葵作品前的地板磨损比较严重。

美国的《花瓶里的十二朵向日葵》被认为是第五幅作品,陶罐里插着十二朵向日葵,这幅签名版副本是复制挂在德国慕尼黑新美术馆的原作。梵高抓住了向日葵生长的不同阶段,有绽放也有凋谢,象征着生命的周而复始,向日葵的葵盘饱满如雕塑一般具有立体感,向日葵的花瓣弯卷多姿,充满了睿智和灵气,其奔放明亮的色彩,其厚重纹理的笔触,具有惊人的艺术表现力,这幅作品是1963年由费城商人保尔•泰森的遗孀海伦在去世前捐献给费城美术馆;《十二朵向日葵》与雷诺阿的《舞女浴者》和莫奈的《睡莲》放在一个圆形大厅一起展览,成为费城美术馆最吸观众引眼球的展厅。这幅《十二朵向日葵》很少离开费城,有记录的仅被外借参展3次,而且都是在美国国内展览。

荷兰的《花瓶里的十五朵向日葵》被认为是第六幅作品,陶罐里插着十五朵向日葵,这幅签名版副本是复制了挂在英国伦敦国家美术馆的原作,金色的向日葵千姿百态, 既有紧闭的苞蕾,也有盛开的花盘,花朵的黄色呈现出丰富的色调, 从深橙色到近乎绿色都有。1889年1月,梵高借绘画帮助自己恢复健康, 复制了这幅令人叫绝的向日葵作品。梵高的用意都是利用色彩表现自我,表现花盘的饱满和纹理的感觉。如果仔细辨别的话,在《十五朵向日葵》这幅画里竟然有30多种不同的黄颜色。此画以黄色和橙色为主调,用绿色和蓝色的细腻笔触勾勒出花瓣和花茎,签名也使用了蓝色。《十五朵向日葵》于1940年被荷兰阿姆斯特丹市立博物馆保藏在卡斯特里科姆的一处沙丘掩体中,以免被炸毁。这幅《十五朵向日葵》收藏在阿姆斯特丹梵高博物馆,馆内还收藏超过200幅梵高的油画作品,800余封书信和梵高兄弟俩生前收藏的500幅日本浮世绘,博物馆内布置得非常优雅,深墨绿的展墙挂在梵高的许多名画,如《阿尔勒的卧室》,《杏花》和《麦田群鸦》等等,《十五朵向日葵》享有单独一面展墙,显得大气和庄重,工作人员管得比较严格,不容许观众拍照,笔者深有体会,看得出荷兰人对保护梵高作品的认真和真切!

日本的《花瓶里的十五朵向日葵》被认为是第七幅作品,陶罐里插着十五朵向日葵,这幅未签名版副本是复制挂在英国伦敦国家美术馆的原作,是梵高于1889年1月临摹1888年8月画的向日葵作品,1987年3月10日《花瓶里的十五朵向日葵》在伦敦佳士得拍卖行以3985万美元拍出,馆藏于东京日本损保东乡青儿美术馆,在交易过后,该画的真伪曾一度引起争论,众说纷纭,曾有人认为这是法国画家兼收藏家埃米尔•舒芬尼克尔的仿作,但是梵高博物馆一致认定该画毋庸置疑是真品。梵高短暂的一生多次表达了向往日本的浮世绘,崇拜浮世绘大师葛饰北斋和歌川广重。由于经济拮据,无法成行日本,但聊以自慰的是,日本人不但刷新了梵高《向日葵》的拍卖记录,而且还把梵高的《向日葵》请到了东京日本损保东乡青儿美术馆,《十五朵向日葵》 作为镇馆之宝位居展厅中央,左边是塞尚的“静物水果”,右边是高更的“阿利斯康近郊风景”,三位后印象派大师的杰作放在一起展览,这也算是对艺术大师的一种崇拜吧。东京日本损保东乡青儿美术馆对保护美术展品也是非常认真的,为了保护和延长世界级杰作的寿命,不容许观众拍照。

"向日葵" 画作还曾经有过一段差点导致流血事件的小插曲。那是1890年2月份,在布鲁塞尔举办“二十人画展”,梵高收到邀请,由于患病住院没能参加,但是他寄了六幅作品参展,《十五朵向日葵》也在其中,说明梵高非常看好此画,参展中有一位擅长宗教题材的比利时画家亨利•格鲁士为自己的画作与梵高的"向日葵" 画作在同一展厅中展出而感到愤怒,还对不在场的梵高出言不逊,说梵高是笨蛋是骗子,在场的梵高好朋友亨利•劳德瑞克听到了这句诋毁梵高的言论,感到非常气愤并向格鲁士提出了决斗的挑战,后来经过在场画家们的劝说决斗总算没有发生,谢天谢地。要知道劳德瑞克本身并不强壮,而且身体有缺陷,但是为了朋友梵高,他敢于两肋插刀,真不愧是梵高为数不多的铁哥们。

梵高仅仅用了二年的时间 (1887-1889),把《向日葵》从习作画到了世界名作,实属罕见,令人惊叹,这与他平时刻苦努力和不懈付出是分不开的,值得一提的是,梵高在作品上的签名位置也十分讲究,当梵高对其画作感到满意时, 或者当他想把画作送给朋友作礼物时,他才会在这幅作品上签上大名文森特,梵高签名的地方非常独特,一般画家都是在作品的右下方签名,但是梵高在《向日葵》作品签名都是签在陶瓷花瓶左分割线的线上或线下,艺术感很强,而且非常老到。梵高只知耕耘,不问收获,耐得住寂寞数十年,苍天不负有心人,梵高与塞尚和高更三杰被誉为后印象派大师,对后来的野兽派艺术家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梵高生前曾经卑谦地希望他的作品能够在一家咖啡馆展出,就心满意足了,而今梵高的《向日葵》真正实现了走出国门走向世界的夙愿,现在他的五幅著名的《向日葵》杰作分别被德国慕尼黑新美术馆,伦敦英国国家美术馆,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博物馆,美国费城艺术博物馆和东京日本损保东乡青儿美术馆所珍藏,被各大博物馆视为镇馆之宝,每年吸引了世界各地的梵高迷前往观赏,美术馆商店里出售的梵高画册书籍和以向日葵图案制作的各种纪念品,从马克杯到眼镜盒,妇女的围巾,儿童的铅笔筒,鲜艳夺目,处处惹眼,为广大梵高迷所喜爱;可以说梵高为世界的航空旅游业作出了巨大的贡献,梵高生前囊中羞涩,穿着简朴,省吃俭用,在画过的画布上反复作画,死后却为艺术界和商界带来了无限的商机,这应该可以告慰于梵高在天之灵了。东京损保日本东乡青儿美术馆

梵高的弟媳乔安娜和侄子威廉为了提升《向日葵》作品在世界艺术界的知名度,积极参加过多次国际展览,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博物馆的《十五朵向日葵》自1973年建馆后,还曾经友情出借参加国内国际巡展六次,分别出借至海牙,加拿大多伦多,德国埃森,美国芝加哥,日本东京和英国伦敦;值得一提的是,最后一次出借英国展出时,伦敦国家美术馆独具慧眼和创意,将两幅《十五朵向日葵》作品同墙展出,需要解释的是,从荷兰梵高博物馆借展的《十五朵向日葵》是签名复制版,而伦敦国家美术馆收藏的《十五朵向日葵》是签名原版。两幅《十五朵向日葵》作品外观镜框略有不同:荷兰的《向日葵》用的是镶花边的金色镜框,而伦敦的《向日葵》用的还是原汁原味的无花边褐色镜框,从两幅《向日葵》作品的知名度来讲,还是荷兰梵高博物馆的要高一些,除了镜框品相的差别外,梵高在荷兰的那幅《向日葵》的画作顶部还特别加宽了3厘米,使得向日葵顶部在镶上镜框后可以全部出镜,而英国的那幅《向日葵》葵花顶部与镜框拥挤在一起;稍微有一些美中不足,这足以说明梵高非常重视细节,用现在的话来说,细节决定成败。2014年1月25日至4月27日,两幅镇馆之宝《向日葵》在英国伦敦国家美术馆合璧展出,这也是这两幅《向日葵》画作分别65年之久后的首次重逢,引起了艺术界的轰动,吸引了全球的梵高迷前往观赏,用现在的广告语:作品好创意好画展才好!

由于当年在伦敦国家美术馆同璧展出了伦敦和荷兰的两幅《向日葵》大受欢迎,伦敦国家美术馆曾计划再次举办《向日葵》系列联展,但是由于荷兰的《向日葵》作品以保护为由未能借到,于是只能退而求其次,伦敦国家美术馆提议与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博物馆,德国慕尼黑新美术馆,美国费城艺术博物馆及日本东京损保日本东乡青儿美术馆进行合作,以虚拟现实的形式,通过脸书直播平台,给每个博物馆15分钟的时间,对五幅《向日葵》进行了现场导赏,分别请五家博物馆的专家轮流介绍本馆的《向日葵》作品的特色和背后的故事,这是五幅《向日葵》难得的一次世界级的聚会,向日葵直播取得了很大的成功。

2018年荷兰代尔夫特技术大学和比利时安特卫普大学的研究人员曾经表示:荷兰这幅《十五朵向日葵》中的黄色花瓣和茎部在显微镜下已经出现“枯萎生病”的迹象,毕竟梵高生前创作的作品距今已经有130年之久。在拥有者的变更及储存条件的变化等各种不确定的因素影响之下,颜色出现褪色,或者色块出现龟裂,甚至画布出现皱裂都是极为有可能发生的状况,梵高绘画的年代,正值第二次工业革命期间,许多新的工业染料被发明出来,这类染料增加了色彩的亮度和强度。虽然化学工业制造出各种颜色,但是新推出的颜料是否有稳定性,还没有经过时间的检验,短时间内更是无法知晓,画家们根本不知道也无法确定这些颜料能在多长时间内保持稳定不褪色,但是鲜艳明亮的新颜料还是受到了梵高等艺术家的欢迎和追捧;然而,这些化学合成的颜料最终还是没有跑赢时间。梵高在作画时使用的黄色颜料具有光敏性,随着时间的推移,原来的黄色逐渐变成褐色,使得向日葵看上去好像要枯萎了,梵高博物馆的工作人员表示,目前画作的变色情况还不算太严重,这种情况目前还不能用肉眼看到,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褪色会变得更加明显。梵高生前大胆地使用最强烈的色彩,是否他早已有预见:岁月将使向日葵颜色变得暗淡。

考虑到已经有130年高龄的《十五朵向日葵》比较脆弱,不再适合长途旅行,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博物馆于2019年初在其官网上宣布:《十五朵向日葵》将不再友情外借或参加世界巡展,将永久留在荷兰阿姆斯特丹梵高博物馆里“养老”了;博物馆方面也已未雨绸缪,策展人和修复员已经在《十五朵向日葵》展区降低了灯光亮度,努力保护《十五朵向日葵》的状况免于进一步恶化,便于世界各地的梵高迷能继续来阿姆斯特丹梵高博物馆观赏。

据报道2020年日本在东京举办奥运会时,英国伦敦国家美术馆将友情出借60幅美术作品赴日参加巡展,其中也包括梵高的作品。笔者突发奇想,如果伦敦和东京的两幅《十五朵向日葵》如能在东京损保东乡青儿美术馆同璧展出,一定也会像2014年伦敦与荷兰的两幅《十五朵向日葵》在英国伦敦国家美术馆同壁展出时引起轰动。我们期待着奇迹的发生……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