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 > 大洋潮 > 能否虚心?

能否虚心?

来源:澳洲网 作者:捷豹 时间:2019-10-03 13:56:33 点击:

周末在一个午间集会上认识了一位在教育系研究院就读的华裔小伙子。交谈之下觉得他脑袋灵活,思想纯正,只可惜当时人多不能更进一步了解,非常可惜。

 

获知大学里选修教育系的本科及研究生的华裔学子为数不少,本科生多半会去当中学老师,而研究生的出路除了大学里当助教或讲师外很可能会进入政府部门当公务员。这是说有部份华裔学生会在教育部担任课程编排或行政方针策划等工作。很多第二代的华裔学子们都有家长,而这些家长中占很大部分坚决反对维洲政府推行的“安全学校计划”(SSP),部份可能就这个课题曾经与我辩论得脸红耳赤呢。那些与我辩论的人基本上除了提出种种无聊的申诉如共用厕所,强迫学童去做变形手续等等,就是把SSP的教科题材拿来大肆炒作,没少认为课程内容不适合年轻学童云云。

 

我对教育这门课懂得不多,难以在课程编排上与这些人辩驳。然而,不是有很多华裔学者投入教育专科么?这些华裔博士后的教育专家们为啥违悖他们的家长,那么坚持推出安全学校计划里的课程内容?这就让我很不明白了。这些博士后的华裔教育界专家们都有父母的吧?这些父母的见解与自己孩子们那么相悖的情况下,代沟如何化解?这些家长们有没考虑到有可能是自己搞错了?可能自己落后,甚至封建了?有没这可能?

 

我发表文章经20多年。期间我没少与一些同胞辩论各项极具争议性的课题,如上面说的安全学校计划,同婚法,气候改变,社会福利,烧煤工业与再生能源的选择,移民政策的平权方案,难民政策等等。逐渐地让我看到一个趋势,那就是与我辩论的人越来越少了。为啥?因为很多项目都让历史给证明了,让那些与我脸红耳赤地辩论的人逐渐发现到自己越来越孤独,越来越难以自圆其说了。这现象不等于说我有先知先觉的机智,只是证明了我愿意虚心接受澳洲主流的价值观罢了。澳洲多数人所接受的价值观是什么?是政治正确观,请记住这句话。许多人不是愚蠢到不懂得这些价值观的存在和意义。之所以明知违反了多数人的意识而仍然坚持己见主要是不能放下自己先入为主的成见。在这儿我不妨再次不嫌啰嗦地重申一些一路来没少说过的话:澳洲社会在我们大量移民过来之前就已经成型了的。我们移民之前都知道澳洲是个西方国家,社会观与我们原籍国毕竟有很大的差异。既然选择移民了,那么就不妨认真地虚心观察,不是说全部内涵都要接受,但起码先别那么急着去否定本地人的思想,因为不管最后谁对谁错,先决条件须要我们后来者先搞清楚澳洲人的价值观,要不则本末倒置,有点喧宾夺主的韵味了。一味死死抱着自己带来的思想包袱之余更要强加于本地人身上,凭啥呢?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