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娱闻 > 活色生香 > 故事会 > 脸是人非

脸是人非

来源:故事大全网 时间:2020-05-22 18:11:50 点击:

原标题:脸是人非

疁塘服装贸易公司,是一家仅有十八名员工的小公司。财务部只有两个人:一个会计,一个出纳。

会计是老板的小姨子,人称“活电脑”。只要对方拿出设计样品,她就能估算出单件用料,再根据布料的市场价格,立马报出加工成本。所以老板外出接业务,签合同,都把她带上,因为她的大脑胜过电脑!

同在财务部当出纳的孔凌云,碰到“小姨加电脑”的竞争对手,她只能怪父亲把自己名字起坏了。孔凌云,孔凌云,空有凌云志!在只有两个人的财务部里,她既被“小姨”的身份压着,又赶不上她“电脑”灵敏,看来,她是磨盘底下的豆子——再也没有发芽的机会了!

为了保全自己的饭碗,她只有认认真真做好两件事:一节流,按照老板定的尺寸,管好公司日常开销,不多花、不乱花一分钱。两开源,必须与银行保持良好关系,保证公司五十万流动资金,随时都能让老板调用。老板财路畅通了,在客户面前就有了面子。只有维护好老板形象,才能让老板觉得,财务部除了像电脑一样的小姨外,还有她这个没有人脉背景的小出纳,也是一个不可或缺的人物。

那天上午将近十一点钟,孔凌云手机响了,打开手机,看到老板笑容可掬的头像。常言说:笑比哭好。老板的笑意给孔凌云传递了几分温馨,也递增了她的竞争信心。老板带了小姨子一早又出去谈判了,现在给自己发来微信,肯定有啥急事!一看内容,原来老板要她给珍发公司汇款五十万,并把对方账号报给她:7086003383845188893共19位数,下面还有“速速速”三个字,外加三个惊叹号!孔凌云看到三个要她加速的符号,岂敢怠慢。她放下手机,打开电脑,就把五十万钱款,划到了尾数“发发就散”珍发公司账号里。划好账,她想给老板回个微信,显示她的工作效率。她拿出手机正要发信,老板和他小姨子,满头大汗推门进来。孔凌云以为来查问款子有没有及时划出,为讨好老板,她主动汇报:“老板,我办事,你放心!你要我划的五十万,我已划出,决不会有损你老板在生意场上的光辉形象。”

老板听说她划出去五十万,先一呆,后一惊,平时没口吃的,心里一急,说话也不连贯了:“谁,谁让你划款的?你把五,五十万,划,划给谁了?”

孔凌云见老板急得语无伦次了,她拿出手机,指着微信上“速速速”三个字说:“不是你给我发来微信,要我划的吗?”

老板根本没有发过微信,他大叫起来:“凭什么说这微信是我发的?”

孔凌云见他耍赖,就指着手机上他的头像问:“这是不是你?没有你的头像,我怎会相信微信上的指令?没你‘速速速’三个字,外加三个惊叹号,我也不会争分夺秒把五十万款子划出去啊!”

“这五十万款子划给谁了?”

“珍发公司。他们的账号,还是你微信上告诉我的!”

老板听了大发雷霆之怒,责问孔凌云:“我们与这家公司有过业务上往来吗?从没有过!你划款前应该打电话与我核实一下。不经核实,随随便便就把五十万划出去了,你还配当出纳吗?”

真是晴天一个霹雳,把孔凌云炸得晕头转向,分不清东南西北了。

站在旁邊的老板小姨看不下去了。她知道孔凌云平时对她处处提防,但眼前不是报复她的当口。目前的状况:分明是有人偷用了姐夫的头像,给小孔发微信,借了姐夫的头像,玩了个“脸是人非”的把戏,骗得小孔信任,划走了五十万。这是赤裸裸的金融诈骗!这家公司名为“珍发”,实际上是拿到了钱就会“蒸发”的骗子公司。眼下五十万款子已经到了他们公司,当务之急就该迅速报案!

她非常果断地拨通疁城区公安局刑侦处的电话。报案后她对老板说:“姐夫,小孔微信上你的头像我也收到过,我也相信这些微信都是你发的。现在款子已经划给对方,你不要再责怪小孔。兵贵神速,带了小孔速去公安局,请他们加入,尽快将这笔款子拦住,我们公司经不起这五十万的折腾啊!”

小姨子一番话,让老板如梦初醒,也令孔凌云十分感激,她帮了自己大忙!于是,小孔跟了老板来到疁城区公安局。

其实,公安局早已盯上了这家珍发公司,通过网上追查他们的资金流向,已经锁定这家公司,非属一般!探长丁德法还上门去做过调查。这家公司除了墙上一张营业执照,在两房一厅非常普通的民宅里,放了两张办公桌,两台电脑,只有一个看门的贾先生,却不见办公人员。丁德法要求见他们公司负责人,贾先生说,自从他进公司到现在,只知道两个老板的名字,却从来没见过老板的尊容。有关业务往来的合同书和计划书,老板都让快递公司送来要他保管。有关资金往来,老板打手机通知财会人员来上班,由他们负责把资金打到指定的账号上。

有人说,神龙见首不见尾。他们公司老板比神龙还神,首尾都见不着。丁德法想,我们刑警干什么的?越神秘越有戏。于是,他去工商局核查他们公司的注册证照,查到了两个老板的身份证。一个叫林阿清,福建泉州人。另一个叫柴士飞,浙江温岭人。回到局里,他向领导作了汇报,派了两名侦查员去“拜访”这两个“神龙”式的隐蔽老板。

今天,小孔和她的老板来到公安局,丁德法正在食堂吃饭。他放下饭碗回到办公室,通过网络查询,那笔五十万的汇款还没转移,仍挂在珍发公司的账面上。丁德法取得了支队长的支持,将此案与珍发公司其他几个案子并案处理,立即将那笔汇款给冻结了。小孔与她的老板见五十万保住了,便得寸进尺,想带回这笔款子。问:“这钱什么时候能还给我们?”

“等案子破了再说。”

这下,小孔可急坏了,钱再不回来,公司的资金链就断了。此事,是由于自己没与老板沟通引发的,如果流动资金不流动了,自己还配当出纳吗?如果为了此事丢了饭碗,真是有冤也没处诉啊!她再三恳求丁德法:“丁同志,你最有办法了!你要是没办法,大号就不会叫‘顶得法’了,你想想办法救救我吧。”

就在此时,两位侦查员回来了,他俩带来的消息,并不乐观。原来,珍发公司注册的两位老板,七年前就来上海做服装生意,都在博乐路附近同一个疁厦商城设摊。两年前,与他俩同在疁厦商城经营服装生意的五个人,都因亏损,打算回老家经营别的买卖。就在他们五个人卷铺盖将离开疁厦商城时,他们在商厦附近一家饭馆吃了顿告别酒。席散,各自登上长途汽车作鸟兽散。就在上车时,柴士飞和林阿清发现身份证丢了,回到家乡,他俩各自补办了身份证。有了身份证,柴士飞搞起了长途运输,林阿清在家乡也开了一家小吃快餐店。所以,当地有关部门都给他俩证明,他俩身份证两年前就丢失了,注册珍發公司的身份证,显然是被他人盗用的!

小孔和她老板见侦查员回来了,原本喜出望外,破案有望了,被骗的五十万就有希望能完璧归赵。现在听说注册珍发公司的两张身份证是被盗用的,又是一出“脸是人非”的把戏。珍发公司老板究竟是谁?案子结不了,他们的五十万作为“罪证”,还得冻结在珍发公司的账面上。小孔万般无奈,只得恳求老板宽容,然后她跟着老板离开了公安局。

其实,派往福建和温岭的侦查员,个个都是最最“得法”的有经验的“803”。林阿清和柴士飞,听说两年前丢失的身份证,还在“惹是非”,为了能安安稳稳地做生意,他俩都想撇清身份证与自己的关系,便咬定身份证在聚餐时丢失的。并把当时聚餐的五个人姓名、籍贯、手机号码都给了侦查员。

柴士飞个性比较活跃,好“惹是非”,当时他们五人相互敬酒时,他用手机留下几张照片,他把那些照片也给了侦查员。侦查员发现他们五个人当中,有一个人很像珍发公司看门的贾先生。

第二天,丁德法带了两位侦查员再次来到珍发公司,贾先生挟了两台电脑,正要脚底抹油想溜,被丁德法他们拦住。上次丁德法上门去调查时,贾先生抛出林、柴两个人,他心中有本账,你丁德法再得法,也得要十天半个月方能弄个水落石出。他才敢打时间差,骗取疁塘服装贸易公司的五十万。这五十万到账后,他立即转移,化整为零。但必须要做准备。因为取款机一次取款最高限额只有两万,他需要准备25张银行卡,才能把五十万消化掉。所以乘吃中午饭的时间,他急着去搞25张空卡。谁知就一顿饭的工夫,25张空卡到手了,疁塘公司的五十万却被冻结了。他知道东窗事发,三十六计走为上!他先去退租,办好退租手续,他什么家具都不要,回来就拿两台电脑,因为电脑里储存他们的犯罪信息太多了!

谁知丁德法犹如神兵天降,自己竟被堵在门口走不了啦,他只得带了电脑中来不及销毁的罪证,乖乖地跟随他们来到公安局。一进审讯室,他变得聪明了,干脆竹筒倒豆子:自己两年前,与林、柴等五人从疁厦商城败走时,顺手牵羊拿走了他俩的身份证,注册办了家利用手机诈骗,互不见面的“蒸发”公司。他们所有的犯罪证据,全在电脑之中。由于证据确凿,案子告破!

几天后,小孔从公安局取回了五十万,她非常感谢刑队丁德法,同时,她也重新认识了老板的小姨子,她不是对手,是帮手!

编辑:金宇澄

相关阅读: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