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连载 > 【澳大利亚史话34】第六部分: 民主自治(1890-1900)

【澳大利亚史话34】第六部分: 民主自治(1890-1900)

来源: 作者:平民 时间:2019-09-25 12:45:57 点击:

28.国防要求

最早联邦协商会议始于1883年11月。由昆州的新任总理格里菲斯提议,各州在悉尼就联邦和国防问题举行联席会议。第一次会议未有进一步成果。因为新州悉尼拒绝参与。

当维州总理抱怨悉尼妒忌墨尔本分开时,悉尼议员反驳,把维州看作他们丢弃的“白菜邦”(cabbage patch)。联邦问题未能团结各州,反而加强州地方主义。虽后来勉强成立“联邦协商会”(1885),因联邦模式的分歧,不情愿以维州为主导州,新州和南澳随即宣布退出。

至于有入侵危险的国防问题,各州都期待英国能直接参与解决。

联邦问题真正有突破性进展在1887年。帕克第四次当选新州总理。 他希望把各州不同的贸易和关税政策放一边,以便联合一体。国防问题凸显出来。

英陆军少将爱德华(James Bevan Edwards)接管英驻香港军队后,作出一份国防报告(1889)。他警告殖民地政府,若无联邦统一力量,澳洲难以抵御外国入侵。

新州总理帕克读了报告后,从民族主义“热情”强调建立联邦政府必要,并私下主动接触维州和昆州政府,积极为实现澳洲团结这一目的工作。

此时民族团结情绪似乎高于帝国忠诚。因为澳洲多数人是本地人,早脱胎于从前殖民地的囚犯低端人口状况。然而,政治家们与亲英红线,还是密切连接的。

帕克提议六个州和新西兰各选代表开联邦会议。新一轮议政开始。

1890年2月,五个州和新西兰各派两人、西澳一人在墨尔本举行联邦会议。

接着,1891年3月,帕克在悉尼主持各州“联邦代表大会”,提交宪法草案。为国家统一联合,大家能够接受民族情绪优先于贸易政策的策略。在晚宴上,帕克向900客人致词,为“一个民族一个目标”敬酒。

作为领导联邦运动的大州,新州政府不愿为联邦而牺牲自由贸易原则,新州工党在议会有平衡权力,却感兴趣解决实际问题而非联邦问题。

29.大众热情

在新州提交宪法草案讨论之前,不料帕克辞去总理,而新任总理迪宾(Richard Dibbs)持反联邦态度。联邦问题成为政治皮球被踢到死角,搁置在一边。仅是巴顿从帕克手接过联邦领导权后,才又继续推动其发展。

另一个拖延重要原因是, 从1891年起,东部各州面临经济大萧条。其他州见此状况也放缓进行。

联邦需要本地人热情。“澳洲本地人协会”(Australian

Natives Assocciation)于1871年在墨尔本建立。最早是个“互益社团”。成员限于本土生人。后任总理的迪金是其主要领导者。1888年,促成以1月26日 “澳洲奠基日” 作为公假日。随后卷入支持联邦运动。

1893年7月,这个协会组织“联邦联盟”,立即与新州南部建立的“联邦联盟”(1892)一起,负责在维州和新州之间州界镇召开“科罗瓦(Corowa) 代表大会”。维州总理和新州部长到会。

与会代表一致赞同联邦,要求重新制定宪法,各州选出代表讨论议案。宪法需经选民“公投”表决通过。这次非官方会议的建议,新州里德任总理后主持霍巴特州联邦联系会议(1895),加以认可。西澳虽反对,昆州讲条件,其他四个州总理同意继续在阿德莱德会议(1897)完善。最后导致公投决定联邦宪法。各州民间相继成立“联邦联盟”,为投赞成票积极活动,贡献极大。因此,科罗瓦被誉为“联邦诞生地”。现当地有博物馆见证这个历史事件。

建立什么样的联邦,是共和还是英皇的联邦,一直在有影响力的悉尼周刊《公报》上争辩激烈。本地人协会一直支持一个独立共和的联邦。而帕克、里德和其他亲英人士担心搞成脱英的共和国。联盟会要求民众对联邦宪法草案公投而作出取舍接受。

这个大众热情和民间提议方向,很快转化为政治行动。1894年,里德成为新州新的自由贸易总理后,很快就发电报给各州总理,提议开会讨论联邦问题。

30.宪法草案

这个各州总理联席会议,先在霍巴特(1895年1月)开会。其后,阿德莱德(1897年3月),悉尼(1897年9月),墨尔本(1898年1月到3月)。

新州、维州、南澳、塔州四州的代表从选民中选出,西澳代表由议会决定,而昆州此时置之度外。原因是就如何选举上下议院议员的问题未能统一,还有北部昆士兰要求自治独立。

在五十个代表中,几乎都是职业或商业背景的老政治家,仅有维州特伦斯(William Trenwith)

一人能算工人运动代表。可他并不热心,仅是把这作为一份工作去完成。

联邦问题各有各诉求。新州政治工党联盟多数代表,对联邦问题不感兴趣,甚至对曾动用军队镇压罢工的这些未来联邦领导人表示怀疑。他们所期待的不过是,联邦能有助于实现他们“一人一票”的口号。期待机会执政。

保守主义者担心被新时代“新主人”(大多数)恐吓绑架到趋同一致。自由主义者要求联邦能捍卫个人自由。中产阶级希望联邦有力量阻止罢工发生,进而保护他们的物质利益。

大麦田区农场主和牧羊主盼望联邦后尽早开放州边界,有利贸易。银行家相信联邦政府能制止财政危机(1890-1893)的重复出现。

对内的州府边界利益与对外的国家国防利益同等重要。

代表们反复争论,最后就几个原则问题达成基本协议:(一)设上议院,无论州大小或人口多少,各州代表人数均等,确保小州利益得到保证;(二)关税统一交联邦政府,联邦收入的四分之三要返回各州。这个返回税的“布洛特条约”(Braddon Blot)最后修改为十年后执行。(三)联邦享有“特别权”(税收、移民、海关、外交),而州政府有“居民权”(公共医疗、教育、卫生、文化)。

至于国家的联邦权是否侵入州府的自治权,联邦多余收入应根据人口、地理还是财政需要分配诸问题的分歧,在后来历届大选或公投问题上如征兵、GST,都突显出各州与联邦和而不同。

31.公投

联邦代表大会通过宪法草案(1897-1898)。这个草案在1891年基础上修订。保持英国特色,借鉴加拿大、瑞士和美国宪法。大会要求各州进行公投,确定多数票赞同才能通过的原则。

1898年6月,东南部四个州先举行公投。多数工党领导人和激进分子,不赞同,认为给小州让权不合民主,建议投反对票。人口少的州,担心他们的权益没有得到充分担保,反对草案。各州都有人害怕州界自由贸易会影响本地工业。

结果新州赞同人数未过法定的八万人数(71,412赞同,65,954反对)。因而,新州总理要求对“条款”进行修改,共有六处,五条迎合新州,如确定未来首都选址在新州范围内,以便争取大多数人赞同。

1899年6月,进行第二次公投,顺利获得多数赞同票。

昆州在修订草案后,9月举行投票,接受联邦宪法。

西澳政府开始不搞公投,怕失去金矿区的收入。西澳金矿区却呼吁独立,以加入南澳来威胁。西澳政府在最后关头,采取有条件加入联邦的方式,要求延缓五年上交关税,同时联邦政府资助建一条贯通东西的铁路运输线。西澳在1900年7月进行最后投票,并获得多数通过。

在此期间,巴顿、迪金等各州八位代表,除西澳外,到伦敦与英殖民地秘书长张伯伦(Joseph Chamberlan)

讨论草案并获准认可。

考虑英国情绪和鼓励并保护英国商人到澳投资,他不满草案里缺少条文涉及英枢密院权力。代表们只好压抑激进的民族主义情绪,牺牲“完全独立司法”的条款,满足其一半要求,增写妥协条文。若澳洲高等法院决定的是一个应有女王办公室来判断的问题,高院应移交案件给英枢密院裁决。

英国会1900年5月通过“澳洲联邦宪法”。秘书长强调,这个经准许的澳洲统一体,不会从任何方面伤害和消弱英帝国的团结。

确实,英女王由其总督代表澳洲国家元首,加上枢密院具有实际权力,澳洲联邦政府便牢牢地锁定在不脱英的基础上了。

32.皆大欢喜

联邦似块能分切的蛋糕,满足不同群体的需要。帝国联邦派看到争取的目标实现;共和派见联邦仅是走向独立的一种形式;其他派见联邦仍旧在女王管辖权下,并无改变任何从前与母亲国的联系。

1900年7月,维多利亚女王签署宪法,于1901 年1月1日,起生效。

除国防外,有史家认为,受经济萧条、银行倒闭尤其要摆脱伦敦金融干扰的影响,是促成后期联邦运动的新动力。而有些史家不赞同,因为联邦政府宪法并无太多涉及澳洲地区利益的条款。

由于新州一直坚持自由贸易的立场,实际上,其他州既能保护本地工业,又能与大市场新州进行自由贸易。他们至少可以打消经济不利的顾虑。尽管如此,有益于经济贸易发展,还是人们投赞成票的因素。

至于民族主义,有人强调,这只能起吸引而非推进的作用。继承英国文化两大丰富遗产即“帝国的骄傲”和“种族的自豪”,澳洲先辈期待在新世界南半球成为一个如美国那样的大国,也可看作一种联邦梦想。

迪金在《联邦的故事》(1944年出版)认为,联邦运动被一系列奇迹担保,然而,整个运动的主要精神是人们的团结热情。若无这个民族联合情绪,仅是政治家们自我兴趣的力量,运动会很快灭亡和消失。

有史家回顾历史认为,2001年,联邦政府进入百年大庆,虽增加民族情绪意识但缺少热情,不同于一百年前甚至五十年前。确实,时代变了,人心也变了。

现在澳洲是一个有更多新移民加入建设的多元文化国家。人们对过去那个依附英国而建立的澳洲联邦,自然不抱有太多的忠于皇室的“热情”,于事于情于理都能说得过去。共和国争论或实现,将留给未来决定。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