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连载 > 【澳大利亚史话33】第六部分: 民主自治(1890-1900)

【澳大利亚史话33】第六部分: 民主自治(1890-1900)

来源: 作者:平民 时间:2019-09-17 17:01:06 点击:

24.迪金

他于1884年带队考察美国输管供水系统。返回后,参与推进联邦的活动。在维州制定工厂商店法(1885)和灌溉系统法。这个系统与加利福利亚和印度相似。1887年,28岁参加伦敦英帝国会议。30岁拒绝接受皇家授予骑士勋章,展示一个独立的本土澳洲的英国人气质。1890年码头海员罢工,虽同情工人,他还是动用军队进行干涉。如同其父亲一样,经商并不成功,他靠法律业务获得财富。

1891年,他是宪法起草人代表。1897年,他同意打破僵局,要求从速表决,不再推延建立联邦政府问题。1897-1898年,他是到伦敦参与最后联邦协商工作的代表。

推进联邦政府建立,其他州也积极参与。南澳金斯顿(Charles Cameron Kingston, 1850-1908 )在1893-1899年任南澳总理时,全力推进工作。为1891年会议起草宪章,把解决工业纠纷的仲裁法写进去。

塔州法官克拉克(Andrew Inglis Clark,1848 -1907)。 先于1891年悉尼联邦大会之前,他就是宪法起草人之一。他主张自由主义,敬佩美国的共和国理想和意大利民主主义革命家马志尼的自由理念。这些都以不同表达方式写进澳洲联邦大法。

昆州总理格里菲斯在1891年会议上,提供最早的联邦宪法草案。因他自始至终负责主持这个宪法,成为澳洲二十世纪政治结构的重要设计师。

联邦行动也遇到自由和激进政治家们的挑战。维州记者、律师希金博特姆(George Higinbotham,1826-1892),于1854年从爱尔兰移民到澳洲,见证尤力克金矿区动乱。通过报纸、参与政治活动,宣传其自由民主思想主张,推进自治政府和共和运动。

他1869年提出五条自治政府的决议,若经维州议会通过,有可能让维州与英帝国分离出去。这意味维州不是现在澳洲一部分。这些自由思想和激烈争辩,从一个方面可以起到平衡作用,让政治家和大众思考如何建立一个更自由独立联邦政府。民主政治体现“中庸”哲学。

联邦政府是六个自治州民选政府,根据自愿协商而产生出来的一个伟大政治成果。

25.联邦势头

1880-1890年间,迫切需要殖民地统一这个问题,从物质生产和人口增加诸多方面有所表现。

(一)交通联网。船运最早。各州自治后都有自己的海港。这成为各州可以独立自主的本钱,不愿谈联邦的优势。州首府是贸易中心,仅是布里斯本、霍巴特有接近悉尼或墨尔本的竞争。随生意发展,悉尼、墨尔本、阿德莱德都以联网方式运作,在州之间运送物质。

铁路开通。新州与维州(1883年6月),其后有南澳与维州(1887年1月)。最后南澳与西澳靠联邦政府促成(1917年10月)。遗憾的是,因修铁路多在联邦政府之前,新州接受通用标准,维州5.3英尺,昆州、南澳和西澳3.6英尺。在联邦前五十年,澳洲投资资金一半由政府提供,其中大半用于建铁路。经济史家巴特林(N.G. Butlin)称“殖民地社会主义”。即后来通称“国家社会主义”。这筑路为各州联络殿下基础。

(二)通讯联系。墨尔本与阿德莱德(1858),悉尼与墨尔本(1861),悉尼与阿德莱德(1867),阿德莱德与达尔文(1872)和珀斯(1877)。邮局连接。移民人到邮局寄钱的“汇票”,不再经伦敦周转,各州先后有直接对外交流业务,昆州1871,新州1879,南澳1879,塔州1882,维州1884,西澳1887。这标志着殖民地一体化。有史家把“科技联邦主义”(technological federalism)作为联邦故事重要部分。

(三)耕地面积扩大。1880-1900农耕土地几乎翻倍,从4千5百万到近九千万英亩。与此同时,机械化提高。1870年,发明梨地机和谷物收割机;1885-1898,被誉为“澳洲大麦业之父”法勒(William Farrer,1854-1906),培育的耐旱麦种广泛种植。其头像印在1966年2 澳元纸币上。1886年,查菲(Chaffey) 倆兄弟与维州政府签约,把大地划分小地,引用墨里河水灌溉,种植葡萄、柑桔和桃杏。新州和南澳也采用灌溉系统,促进本地干果业和酒业得以发展。

从英国移民到维州的记者哈里森(James Harrison)于1857年发明制冰机并申请专利。新州利斯格谷地区( Lithgow Valley) 在1875年后出口冷冻肉。1892年,拉夫(Mr Clifton Love)在悉尼建立大麦加工公司Uncle Tobys。名字来自他胞妹喜欢的一本流行的十八世纪经典小说人物。

26.人口增长因素

澳洲农业生产的大发展,与世界人口数量增加同步,为满足生活需要和改善生活水平作出贡献。

(四)人口增加。同时人口在流动。本地出生人口超过移民人口。1861年,50%多人口出生海外。1871年后,60%出生澳洲;1891年,75%;1901年,82%。这些人口要求本地文化,有强烈民族主义情绪,已不满一切都是英国化的意识形态。然而,人口普查90%为英国籍裔(1891)状况,又决定文化价值选择趋同。值得注意,到1901年,早有10%本州出生人流动到其他州工作生活。东部1890年经济大萧条,有大批人涌入发现金矿的西澳淘金,并在那形成与东部特别墨尔本有亲家联系的“外来人”族群。这些西澳人后代祖籍是墨尔本。

(五)连锁店业务。除银行早有连锁店外,一些大公司、农牧场也早就跨州开展业务,如墨尔本有羊毛厂多格蒂(Dalgetys,1884), 拉塞尔(Denys Lascelle,1857),南澳有大农牧场斯密斯(Elder Smith,1888),悉尼早有羊毛拍卖行莫特(Goldsbrough Mort,1843),其先后在各州设立拍卖行分部。各州关系开始向经济和社会统一方向发展。领先城市悉尼和墨尔本,除出口外,都在为额外产品寻找超越州界的市场。

到1880年,新州的煤矿、塔州的土豆水果、昆州的甘蔗、南澳的大麦,都在其他州找到自己的市场。由于保护关税,新州的食物和维州的羊毛和大麦,虽邻居而不能自由交易。墨尔本和吉隆的工业品,因新州的过高铁路运输费和南澳的保护本地工业关税而无法顺畅地销售到外州。

南澳在1860年期间尝试过在墨里河设关收税,从新州和维州进口的物质,经河道往返于各自州府。维州1873年前靠一次付清总额给新州的方式,获许货物经水路而不必付关税。这些约定后来便中断了。设置同一关税的努力没有成果,甚至不再尝试,直到1881年后。各州坚持关税,直到联邦才打破壁垒。

州与州之间联系,自有向心凝聚力。这需要时间,更需要培养自己的民族文化精神。

英国社会改革家来澳洲考察,留下这样的印象,“一个残酷杂乱的地方”,人人唯一关心的是“挣钱和赛马”。这类走马观花“印象”很容易看到。

27.联锁店

新来咋到不了解实情的新移民,很自然用同样眼光看一个陌生地新国家。新来者“急”求富,无法理解本地人“耐心”缓慢的变革社会。此时澳洲虽无联邦之名,却有一体化之实。澳洲人早在考虑并行动去实现联邦伟业。

史家认为,从前划分六个州的边界,仅是根据历史原因而非地理交通运输的考量。经济和贸易的发展,虽受各州关税壁垒影响,还是让各州越来越接近而走向有利共同发展的统一社会。

工会和行业发展,工人早已通过联合组织和罢工方式争取自身权益。为此,全澳雇主联盟会(1888)建立,直接成为与工会组织抗衡的力量。双方争执,彼此需要一个有统一力量的联邦政府来干预,平衡最低工资,健全工厂法。解决劳工争端靠仲裁法,寄希望政治民主确保人人自由幸福。

各州虽各自为政,彼此交流业已感到有联合一体的必要。尤其航海灯塔、邮局、电信、移民、国防、铁路和物质运输,若能在一个联合国家政府领导下,更有利于建设发展。

这些“共通”方面正是后来联邦宪法规定的国家管辖的范围。联邦政府主要负责“国防、移民、外贸、外交和部分税收”。虽统一征税,却要在十年后(1911年前)把所征税的3/4收入还给各州。

当时发展快的新州主张自由贸易主义,而维州坚持保护主义。如何废关税关卡,各州间可以互通有无、自由贸易,一直成为能否联合团结的障碍。两大州各有其政策。彼此互不信任。

维州的态度直接代表其他人口少的州立场。新州担心维州的建议不利于其自由贸易理念。其他经济发展慢的州对两大州都有戒心,生怕他们吞并自己。协商并不容易。僵持总有理由。

除了上述经济和人口几方面原因,还有些“必要”或“热情”才能促成建立联邦国家。民族安全便成最“必要”的迫切考虑。

1880年初,法国军队进入南太平洋群岛即今瓦怒阿图(New Herbrides) 、德国战舰开进东北部的新几内亚,俄国入侵阿富汗(1884),加上早先荷兰拥有新几内亚的半边领土(1829),美国在太平洋进行经济帝国主义活动,这些都直接构成对澳洲和英帝国利益的威胁。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