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大洋笔会 > 我们一起来做个假人吧(上)

我们一起来做个假人吧(上)

来源: 作者:蔡成 时间:2020-12-07 13:04:40 点击:

想做一个稻草人,请他在花园里站岗放哨。

白天,有稻草人上班,火鸡应该不会再跑进菜地里胡作非为。晚上,稻草人能继续坚守岗位,以防袋貂来鸡窝偷食母鸡们的口粮。全天候优质服务,不发工资,想想都美。

不懂就问,二丫头奥黛丽马上张了嘴。“爸爸,什么是稻草人?”

先不忙解释,我答:“等到做出来,你一看就知道了。”

说及稻草人,就想到稻草,再想到水稻。

到澳洲后,我真种过一次水稻。那时住悉尼,在后花园的水池里,种给大女儿看。想让她明白“米饭是怎样炼成的”。遗憾好一番努力仅找来八九粒水稻种子,最后也只收获了32颗金灿灿的饱满稻谷。更多的,不过是空瘪谷壳到手而已。

谷子的收成不咋的,稻草的产量跟着可怜。现在没种稻谷,也就更不见稻草,找点别的滥竽充数好了。

花园里的户外沙发,早想把那几个被雨水淋湿而生出霉点子的布艺靠垫扔了。正好派上用场,假冒稻草。

在孩子们的眼皮底下,开工喽。

首先用桑树枝扎个十字架。

桑树是去年砍伐的,干透了。想想就来气,那棵桑树在我家长到四岁,去年才知道它居然天生就缺做母亲的本事。公桑树!难怪它每年只开花不结果。我一直误会它未成年或养分不足呢。有人说世间万物皆有阴阳之分,果然!而今它的枯枝能做稻草人的躯干,也算没枉来人世间一遭,且算它做了大贡献。

沙发靠垫的内芯,做了稻草人的肌肉。靠垫的外套是麻布的,有文艺味,内芯不过是乱糟糟的仿丝棉。这是否也算败絮其中?

我想稻草人长胖点,于是多绑些仿丝棉在十字架上。仿造肌肉男倒没必要,但壮实些的稻草人看起来更威风是不。

孩子们都拥身旁当助手。我申明,绝没逼迫她们当童工,是丫头们自愿的。二丫头从靠垫里往外掏仿丝棉,三丫头自告奋勇当搬运工,把仿丝棉递我手上。

大丫头回屋子去了,她负责给稻草人找衣服。鞋袜就免了,衣服绝对不能少。虽准备做个男性稻草人,但光着身子不雅观。再说,为对付在菜地破坏生产的火鸡,还得吓唬去抢母鸡饭碗的袋貂,很有必要把稻草人做得凶悍一点。如果能像个江湖杀手,那也蛮不错。想想而已,“杀手”是个敏感词,你们别当真。

我们家的小狗,Lucky,跑过来,只瞧半眼就开始瞎指挥。它粗声武气开腔:“汪汪汪。”

有些恼火它的领导作风。你小子只动口不动手,一边凉快去吧。我吼:“滚你的狗蛋。”

小狗灰溜溜跑开,远远站着,专心看。认真当吃瓜群众没几分钟,它又跑过来。似乎很生气,身子放低,后腿绷直,就像要把自己的身子当超音速反航母核导弹发射过来。它的嘴里发出地表最严厉抗议,喊:“汪汪汪,汪汪汪!”

该时,我们正给稻草人穿衣。套上衣服的稻草人,开始露出人模狗样雏形。院子里突然闯进一个“陌生人”,而且没跟狗打招呼,狗有权利一千个一万个坚决不同意。汪汪汪。

大丫头伊莎贝尔提醒它:“Lucky,不叫啦,这又不是真的人。”

狗不听劝,不信。它继续用嘴巴当武器,虚张声势狂吐口水:“汪汪汪。”

我得意。看来我们的手艺不错,有以假乱真的效果——于是,抓紧时机,顺便给孩子们讲“以假乱真”这个成语。何谓“以假乱真”,就是拿假的东西,去冒充或混杂真的东西。“我们做个稻草人,明明是假人,Lucky却以为是真人,这就是以假乱真。”

每周,要孩子们学一到两个成语,是2020年我给自己定的“家教”任务。于日常生活中学,在日常生活中用。孩子们出生,也生活于异国他乡,出门在外,满嘴英格里希。但黑头发黄皮肤,永远是龙的传人。龙的传人,坚持学汉语,懂些成语,必要,更是必须。

可惜小狗不好学,它不肯学成语,继续瞎嚷嚷。我警告他。“Lucky,你再乱发言,晚上不喂你吃的,让你饿一宿。”

这回,狗信了,闭嘴。转身走几步,再回头,歪着脑袋看看我,又瞅瞅稻草人。

稻草人穿着我的旧袄子,裤子也是我的。暂时还没头没脸,狗看不出“陌生人”的面目,但它认识我的衣服。稻草人穿着我的衣服,脸却找不着,狗猜不透这家伙是哪路大神。

给一个旧篮球钻个孔,安放在十字架顶端。好,稻草人长脑袋了。

给篮球画上眉毛、眼睛、鼻子、嘴巴……这就等于给了它一张脸。稻草人涵养好,我们给他脸,他就要了脸。不像大洋那边的人类公敌,给他脸不要脸。

这张脸是张笑脸,嘴角向上弯着呢。画完,想到这樽大神是要请来恐吓火鸡和袋貂的,是不是画错了。应该凶神恶煞点,哪能笑眯眯呐,横眉怒目张牙舞爪血盆大口才是标配嘛。

最后没改。孩子们看到慈眉善目的稻草人,一个个乐得眉开眼笑。我不能忽视“广大人民群众”的呼声,为个人利益去倒行逆施,把稻草人搞成混世魔王的歹毒样子,那是不对的。何况火鸡和袋貂是来偷吃的,又不是来相亲的。它们重点关注的是吃货,不会在乎稻草人的相貌。

三丫头凯瑟琳在一旁喊:“爸爸,帽子,他要戴帽子。”

“我有,我有帽子。”奥黛丽屁颠颠跑去拿来一顶帽子。她刚买了骑自行车的新安全帽,主动拿出旧帽子来送给稻草人。

看小姐姐的帽子戴稻草人头上,凯瑟琳没抗议,但要求平等对待——她拿来自己的裙子,硬要给稻草人穿上。这俩相差三岁多的姐妹,近来凡事都在争取“公平正义”。你吃了一颗巧克力,我也要吃一颗,而且必须是一模一样的。如果你吃了冰激凌,我没吃,那就要闹翻天。爸爸抱着谁往空中抛再接住,另一个看到是无论如何也非得享有同等“福利”不可……

凯瑟琳的两个姐姐一同大笑,告诉她:“这个稻草人穿的是都是爸爸的衣服,他是男的,不穿裙子。”

凯瑟琳不管,“哇”地咧嘴大哭。我接过裙子,比划,说:“你的裙子太小了,这个稻草人是个大人,会把你的裙子撑破的。你去找两片树叶来,给稻草人粘两个耳朵吧。”

凯瑟琳立刻止哭。选俩修长的芒果树叶,拦腰曲成椭圆,用胶纸粘在篮球上。当真像耳朵,招风耳,看着就可爱。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