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大洋笔会 > 阿德莱德封城日记:自我居家隔离的日子开始了

阿德莱德封城日记:自我居家隔离的日子开始了

来源: 作者:陈苑苑 时间:2020-03-30 14:00:02 点击:

疫情袭来之澳洲日记

2020年3月 23日,星期一

隔离开始。院墙将现实分割为墙内的自己和墙外的世界。

墙外篇

据悉尼一位临床免疫专业人士说,这一周将是澳大利亚抗疫的决定性的一周。避免致命的新冠病毒爆发的机会已经失去,澳大利亚的感染人数到月底将达到1万。

今天晚上的电视报道,澳洲总确诊人数为1711例,情形真的不容乐观。关键是确诊人数的增长率依然不变。南澳昨天67例,今天134,几乎翻倍。仅有的安慰是,死亡人数7例,相对欧洲,可以说非常低了。

政府已经做出决定,所有餐馆、酒吧、咖啡店、娱乐场所、健身房等,“非必需”的店面全部关闭。

经济活动减少,1,000,000小生意人将受到重大的打击。国会通过新的经济刺激方案,应对新病冠毒对经济造成的打击。

学校只有维多利亚州和首都堪培拉关闭,其他各州仍旧保持正常。但鼓励家庭把孩子留在家里。

墙內篇

校长发来email,强调实行 “社交距离”的必要,教室面积小的,可以将教室外的区域也运用起来。到目前为止,学校没有任何一起感染。校长说,如果校内任何一个人被感染,她将被第一个被通知,则学校将关闭24小时,以做全面消毒处理。

而我服务的一间辅导学校校长来email, 告之学校决定,所有一对一的辅导,全部终止。

我做义工学校,也给我来email,在此特殊时期,非学校的正式人员禁止入校。这倒省出我一天时间来。

芭蕾学校停了课,一位同学想请老师在校外租一间练功房,就给我们三个学生上。我是蛮乐意。但一想,这是不是有违政府的禁令呢?如果是,只能放弃。西澳州长说过,关闭酒吧,并不意味着你在家里的后院开party。

同样是今天,社会保障部门口,已经排起长长的队伍,人们在申请特殊时期的政府资助款。社会保障部发言人通过电视告诉大家,不必去排队,只要在网上申请就可以。

今天出去了一趟,儿子要我到他家,去看他将他的摄影作品印在油画布面上的画。他将用它们作为装饰房间的图画。我开车去,开车回。

但昨天我去药房买点维生素,也就顺便去了趟超市,已经看到有人带口罩。但也是普通的口罩,不是N95。

说到口罩,一直有日本的朋友提醒我早点买。但我没放心上。现在只有三个普通的口罩。反正我出去的时间次数有限。早上和一位西澳的朋友通电话,她是医生,她告诉我可以到药店去预定,但如果没有,她帮我寄过来。

讲到这个病毒,他说冠状病毒有艾滋病的成分。这一点极其麻烦。艾滋病通过特殊渠道传播,而冠状病毒却可以通过接触传播。我到底也不懂。没法讨论。

2020年3月 24日, 星期二

今天一动不动,呆在屋里。

屋外篇

上周末法国总统马克龙宣称,如今的形势犹如一场战争——与无形物的战争。澳大利亚总理Morrison先生此时正是以战时总理的风格,告知公民,2020年将是最困难的一年。这次我们与之为战的并不是国家,而是病毒。病毒将会存在六个月,甚至在以后的一到两年内。总理呼吁国民以二战的坚强和忍耐,同胞的关爱和慈悲,共同拯救澳大利亚。

总理先生说,目前的国际流行病毒,很快将成为经济危机,这一危机是上个世纪30年代经济大萧条以来的最大事件。我们的生活将从此改变,无论是年轻人还是老年人,2020年是我们人生中最为艰难的一年。

但Morrison先生说,病毒不会摧毁澳大利亚人的精神。我们团结一心,同全世界人民一起,直面这一前所未有的挑战。

反对党领袖也表达了对国家将陷入痛苦的认同感,愿意和政府共同面对困难。

昨天晚上总理先生在国会提出的一系列应对Covic19的政策,将从今天起开始执行。

今天中午12点,澳大利亚全国关闭“非必需”店面,餐饮、娱乐、健身等。

政府已经将对失业者的补助,从每两周550澳币增加到1100澳币。

政府拨出上亿的款额用于支持中小生意。

由于关闭“非必需”生意,全国即刻引起成千上万的失业人员,同时极大地打击这些生意。上述的补助措施,并非经济刺激方案,只是生存保障而已。

在同Covic19作战中,我们的武器就是“人与人之间的距离”,目前关闭“非必需”店面等正是为了实施1.5米的“社交距离”而采取的必要步骤。但这只是第一阶段的。第二阶段的还在酝酿中。

政府在努力寻求降低传染速度的办法,政府可能会提出进一步的人流限制法律。他们可以是关闭城市,关闭社区,或者楼宇。

截至今天下午三点钟,澳大利亚全国感染人数达到2136例,新增425例,比例25%。南澳170人,新增36,比例27%。死亡人数增加了一例,达到8例,占感染人数的0.3%。被测试的总人数为160,000;感染人数和被测试总人数的比例为1.3%。

在国际上,英国已经实行封城。除非工作、紧急情况和每周一次的购物,其他时间只能呆在家里。警察被授权保证这一措施的落实。

德国总理在隔离中,但测试结果为阴性,目前仍在隔离中。

西班牙的疫情似乎在拐点上。

世界卫生组织统计数据显示:Covic19 以加速的方式传播。从1到第一个100,000,需要67天;到第二个100,000,只需要十一天, 而到达第三个100,000,仅仅需要四天。

这一组令人畏惧的数据显示出,新冠病毒真是一个令人畏惧的强大敌军。

屋内篇

在全世界都在阻击新冠肺炎时,我在这小小的阿村对付着我的轻度鼻窦炎,minor paranasal sinus disease 。发现自己有鼻窦炎,并没有令我吃惊;而我吃惊的是它被发现的方式:常规血液检查。居然能在验血报告里查出鼻窦炎,还是轻度的,实在是我想不到的。

我这才意识到,自己常有的“感冒”——轻微的头痛和鼻子不通,恐怕就是鼻窦炎的症状。虽然不是大问题,但我怕距离大脑太近,病毒晃悠晃悠就跑到我脑子里去了,又怕同新冠肺炎的症状相混淆,所以我决定上周六去看医生。

医生开了处方:一种用来冲洗鼻子,一种是喷雾。前者为后者清理鼻腔,后者则是杀菌。医生再三安慰我,说这并不难受;果然不难受。医生还很体贴,说这个药有点贵;其实倒也不贵,60块澳币,30天的量。

回家当天就用了。第一次就见效。看来决定治疗鼻窦炎,是个正确的决定。

来澳洲30多年,从来都是在家附近的诊所看病。直到去年看中医推拿,才被推荐到位于市中心的华人诊所来。这个诊所的好处是说中文。医生是马来西亚的华人。马来西亚有三种官方语言:英语,马来语,中文。多年前我曾经说,如果我得了病,那不是死于病,一定是死于无法沟通。虽然现在问题不大了,但到底还是说中文透彻。

也是看了这位医生我才知道,看全科门诊,也就是GP(General Practioner)是可以不花钱的,出示公费医疗卡就可以了。此外,公费医疗卡还让你享受每年五次的免费理疗。

2020年3月 25日,星期三

今天一天没有出门。南澳的秋天并不见萧瑟,从窗子看出去,依然望见蓝天白云。

窗外篇

截至今天下午三点钟,澳大利亚全国确诊人数达到2423例,新增287例,比昨天的425减少了138例,新增比例16.5%也比昨天的25%有所降低。南澳的确诊人数为197例,新增27例,比昨天的36例减少9例。死亡人数8例,与昨天相同。被测试的总人数为169,000;确诊人数和被测试总人数的比例为1.4%。死亡人数与确诊人数的比例仍就是0.3%。

国家的应对策略

禁止海外旅行;整合医疗资源:暂停非紧急手术,以备重症新冠病人使用;成立Covic-19协调委员会。

具体的抗疫措施

婚礼人数限于5人:新郎新娘,主持人,外加两位见证人。

葬礼人数限于10人。

房地产买卖中的拍卖形式,以及售前参观被禁止。

关闭美容馆,包括美甲、按摩、水疗水疗。

关闭健身房,包括瑜伽、桑拿、养生馆被禁止。

食品中心只允许外卖。

今天国际新闻最大的看点是印度拉开战疫帷幕。昨天晚上12点开始,印度全国关闭三周。莫迪总理告诉全国:整个国家完全关闭以拯救印度和每一个印度人。禁止每一个人离开自己的住所。他在推特上告诉他的公民:不用恐慌购买,请呆在家中。中央和地方政府将会保障必需品的供应。

这个决定是基于在过去的九天里,印度确诊人数从100上升到500的情况下做出的。

一处处摩天大楼耸立,一片片贫民窟遍地的都市,整齐划一地不见人影,12亿口仿佛一夜间消失。无论是城市还是乡村,一片清寂。澳大 利亚SBS记者问道你们总理的决定是否受欢迎时,被访问者认为,印度人为此决定感到高兴。

另一体现了Covic-19远未得到控制的国际事件是,奥林匹克运动会终于宣布2020年奥林匹克运动会将推迟。原本放弃参赛的澳大利亚奥林匹克运动员对此表示高兴,而其他一些准备参赛的国家则感到遗憾。

此外,特朗普比较乐观,期待在4月8号复活节时。

窗內篇

今天定定心心在家,认认真真治疗鼻窦炎。

治疗鼻窦炎有效果,让西澳的一位有了兴趣。聊了当前的形势,就说到了口罩。我手边有三个一次性口罩。朋友着急了,说她可以给我寄20个过来。我想10个就够了吧。朋友问起儿子是否需要。打了个电话问儿子,儿子说他不用。理由是,口罩是病人用的,为了防止飞沫传染给别人——日本人的观念。如果别人有病,口罩根本没用。

儿子的话是最高指示,我理解的执行,不理解的也要执行,于是回复朋友,请寄10个就够了。这“够了”是经过计算的。如果形势严重,我大概就不会去学校了。那出去理由只有购物。购物也就是一周一次。一周一只口罩,13只就可以用13周,也就是3个月。如果三个月以后还需要,把用过的清洗之后,放在太阳下晒,澳洲的太阳特别多毒,不怕它新冠不死。如此又可以用3个月。

虽说儿子的话是最高指示,我还是做了进一步的了解。据BBC NEWS3月17日的报道, “英国公共卫生部(Public Health England)专家邓宁博士(Dr Jake Dunning)也說,儘管人們普遍認為戴口罩有好處,但實際上在臨牀環境之外戴口罩的好處很有限。”看来儿子的话有点道理。

说到口罩,我忍不住要说日本对口罩的供求管理。日本的疫情一开始,政府立即组织生产口罩。而生产出来的口罩,不经市场,一律由政府收购,再由政府免费发放给每一个公民。此一举解决了几个方面的问题。第一,生产厂家按订单生产,没有卖不出的风险。第二,产品不通过流通环节,避免了囤积居奇,让不良商人有机可乘。第三,公民均可得到符合政府标准的口罩,减少集体忧虑。

收笔之时,西澳的朋友说,10只口罩已经寄出,大约三天內到。她一定用的是快递。

2020年3月 26日,星期四

如果坐在屋里,与寻常日子并无多少区别。而屋外的世界因新冠病毒而死亡的人数已达21308例,他们永远地失去了过寻常日子的可能;而他们的家人的生活也永远不再是以前的寻常日子。

屋外篇

澳大利亚今天的统计数据显示,总确诊数达到2801例。新增确人数比昨天增加377例,高于昨天的287,低于前天的的425,增长率15%。死亡人数增加5例,总数达13例,为总确诊数的0.46%。澳大利亚健康部的资料显示,大多数的确诊病例都有海外旅行史。

媒体今天质疑政府在对待新冠病毒这一大事件上,对入境人员的管理失当。想当初钻石公主号邮轮停在日本码头,日本政府拒绝游客下船,但承担了对船上所有人检测和治疗的工作。与此相应的情形是,在悉尼港停靠的公主红宝石游轮,却是不同的处理。当时该邮轮上已有四人被感染,游客被允许入港,游客下船。最后船上的游客发展成几百人被感染,这几百人又去了各个州。

再看台湾和香港,在阻止病源入境这点上,都是在第一时间关闭边境。所以台湾、香港和中国在空间距离近、人员往返频繁的情况下,疫情并不严重。

关于英国的新闻,首先是查尔斯王子被感染。查尔斯王子有轻微症状,已在隔离中。他最后一次的公开活动,是为澳大利亚森林火灾募捐。

可人们质疑,在很多医护人员需要测试尚未能得到测试的情况下,为什么查尔斯王子会被测试?英国公民视自己的生命同王子的同样重要。

同样在英国,有关组织呼吁250,000志愿者。出乎意料,响应这里呼吁的人数翻了一倍,有500,000愿意成为志愿者。这是一支不小的力量。

屋內篇

昨晚儿子叫我去吃晚饭,因为他做多了。我偏偏很早吃了晚饭,就说换到今天吧。可我今天却又觉得还是免了的好,遵守尽量足不出屋的原则。感觉这样心安一些。

本周起,每天都能收到校长的email。今天的email是允许11或12年级的学生开车上学,避免坐公车。澳洲的孩子16岁可以考驾照。校方已同学校所在的区政府协商好,在学校附近安排了停车场。则学校本身的停车场仍旧为教职员工所用,所以我不用担心没车位。

澳洲的确诊人数在持续上升,但确诊人数与测试人数的比例仍旧维持在1%。死亡人数与确诊人数的比例为0.3%。可如何解读这些数据,必须要知道被测人群的特征和组成。今天发现了。最早被测试的人群,是海外回来的,老人,以及最接近病人的医生护士,还有已有症状的人。但随着这些人的测试减少,有症状的人群将成为被测试的主要对象。这距感染人数和总人口的比例还差很远。

今天开始继续看《静静的顿河》。这是一位优秀的语文老师推荐我看的,目的是学习描述。这部煌煌巨著共4册。我看到第二册的五分之一,就放下了;因为我对战争不感兴趣。由于政府要求,芭蕾学校停课了,婆母的养老院也不能去了。我倒多了些时间,于是接下来看《静静的顿河》。

没有芭蕾课就只能在家里练习。家里自然不比练功房,我就“堤內损失堤外补”,每天练习。前天学一个意大利网站上的Fondu。这个还真不容易做,难在对体力要求很高。做下来真是汗雨淋淋。但好事出现了:体重减下1kg!这可是我自圣诞节以来要实现的目标。

2020年3月 27日,星期五

预防感染的各种建议,铺天盖地,但最最重要的一条——呆在家不出门。

门外篇

截止今天下午三点,澳大利亚总确诊数突破3000大关,达到3166例。新增确诊人数为367例,低于昨天的377例。增长率为13%,略低昨天的15%。南澳的总确诊数为257,新增22例,比例9.3%,在全国的平均值之下。死亡人数仍为13例,为总确诊数0.41%,低于昨天的0.46%的。全国的总检测人数为184000人;确诊数和检测人数的比例1.7%,比前天的1.4%有增加。这些数据还说不上是不是好转。

今天政府的应对决策有三项:

——海外回来的公民,将由政府安排,统一隔离,而不再是“自我隔离”。

——国防部将协助警察监督“自我隔离”等人员,落实隔离政策。

——生意休眠,即暂时关闭。

昨天媒体质疑政府对海外入境人员管理不当,今天政府就作出响应。从海外归来的澳大利亚公民或居民,一律由政府安排,在指定的饭店隔离,费用由政府承担。这显然是要比自我隔离更加严厉的措施。因为阻隔输入病源,才是根本的有效措施。根据澳大利亚健康部的统计,确诊病人中主要的还是有海外旅行者史的人群。

今天媒体关注的是,澳大利亚ICU的数量是否能够应对这场战役的问题。目前看来,可以基本应对。

国际上,美国的确诊数85,991,超过中国的81,782和意大利的80,589。

意大利的疫情似乎趋向稳定。

西班牙的情形不见好转。中国提供的测试盒,有30%的误差,被描述为“disaster”。

英国今天为“鼓掌日”,早晨八点钟,向一线的医护人员鼓掌一分钟,以示尊敬与感谢。首相立于唐宁街十号门口,在鼓掌的人们之列。

英国首相Boris Johnson 清晨8点,在唐宁街10 号向一线的医护人员鼓掌

G20 开幕,各国领导人决心一致抗疫。和往年的济济一堂不同,各国领导人都在同屏幕里的其他国家领导人见面,交流。

澳大利亚国际台今天专门报道了南韩对这次疫情管理上的做法。意大利和南韩是同时发生疫情的。但在3月4号以后,疫情发展的情况相去甚远:南韩持平,而意大利迅速增长。

南韩的对应策略相对英国是严厉的,但不是中国式的一刀切。他们首先是测试的覆盖面大,然后以高科技跟踪感染人与其他人的接触。也就是我们中国人说的,防患于未然。

据AsiaNews.it 网站3月19日的报道,首尔市高丽大学医学中心急诊医学专家李友善教授(Eusun Lee)说,南韩政府对新型冠状病毒的紧急事件做出了快速有效的反应,但成功点在于南韩人民的负责任的行为。

在中国科学家一月份首次发出Covic-19病毒的基因序列时,韩国就开始开发和储存测试剂盒。这一先见之明,使政府有可能在韩国疫情爆发初期,组织最严密的测试计划。而对确诊病人,政府征用旅馆来隔离他们。

与此同时,南韩很快开发手机软件,用以追踪与感染者相接触的人。再给这些与感染者接触的人做测试。因而没有多少漏网之鱼。

许多专家认为,大规模的诊断能力是控制南韩疫情的关键。李友善表示同意。他说:“我们是有五年前防控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经验的。当时,(南韩)政府对大型医院的医疗设施进行了升级。”

最终,其它国家可以从南韩处理紧急情况的方法中,学到的最重要的教训是政府与人民之间的协同作用。李教授认为,这意味着“遵循政府的指导方针,待在家里。”

门内篇

仍旧看《静静的顿河》,看到了第四部,第十七章。

这章写俄国沙皇政府被推翻之后,两大试图推翻临时政府的力量的较力。一支为保皇派,想要恢复皇权统治;而另一支则是布尔什维克。作者对布尔什维克的策略,认知,手段,心理,以本丘克这个角色展示出来。即所谓“典型环境中的典型人物”。

本丘克只身潜入临时政府军队中,以哥萨克人说服自己人的方式,“动员群众”,加之无情杀害异议的意见领袖,成功地阻止了临时政府军进入彼得堡,而使得保皇派落马。而后,就是我们这代人非常熟悉的“列宁在1918”了。

下面的一段描述和语言,也许我们都很熟悉:

本丘克一枪打死了不肯转向列宁党的政府军官卡尔梅科夫时,对着惊讶得难以置信的另一位哥萨克,

“用坚毅的目光凝视着他的眼睛,声音非常安逸,但有些疲惫地说道:‘不是他们杀死我们,就是我们杀死他们;没有中间道路。要血拼到死。你死我活……明白了吗?……这类人就必须向对待毒蛇一样把它消灭、镇压。对那些为怜悯这些毒蛇而流泪的人,也要开枪。’……”

我自然联想到杨妈妈粥店前,那血红色绸布上血腥的字眼“庆祝…..”有这等语言的人,大概就是从仇恨教育里长大的。仇恨成为他们的第二天性,成了瘾。失去了仇恨,他们就无精打采。而一旦恨起来,就会神清气爽,信心百倍,勇气无穷。

文明人在爱中体会美好,这些人在恨中感受快感。

儿子今年的旅游年被毒大侠打断。也巧,他一月份去日本滑雪,本来要直接去欧洲的,但因为朋友婚礼,他二月底回来。三月份还有两个在澳洲的婚礼要参加,则准备四月份再动身。一下子三月份疫情泛滥欧洲,旅游就取消了。可他也没闲着,一边整理他的上万张摄影图片,一边油漆他的房子。

儿子新油漆了的房子

这房子十年前是我的。公共空间用了我最钟情的橙色。当初我置身其中,目及之处,说不尽的愉悦。可儿子不喜欢,竟然斥之为“bizarre!”终于他决心改换颜色。颜色是白里带灰、带蓝的,显得宽阔、理性,符合他的个性。墙上所有的图片,都是他自己的摄影作品。我对他说,这才是Your house——你的房子了,因为融进了自我。

他叫我过去看看。我犹豫了一下,还是去了。回家的路上,就去了一间意大利包店。这店里的一种叫focaccia的面包,非常好吃。好吃到什么程度呢,我可以空口吃,可以配咖啡吃。我也有两三个礼拜没吃面包了。一进面包店,就看到关于社交距离的告示,同时地面上划出了若干方块,请顾客站在方块中,以保持符合要求的社交距离。

服务员问了“要长的还圆的?”“要不要切成片?” “要切厚片还是薄片?”我一一作答。服务员给我面包,我给了一张纸币。服务员戴上薄塑料手套,拿了我的钱,再拿回找我的零钱。我心里直懊恼身上没有零钱。只买一条$2.5澳币的东西,让人家费了那么多麻烦。

一间意大利面包店里标注的社交距离

还去了一间药店,药店里的工作人员倒是戴了口罩的;但是口罩不是罩在嘴上,而是兜在下巴下面。估计是按要求戴的,所以只是做做样子而已。问了问有没有口罩,回答有,但5澳币一个。我也搞不清以往价格是什么,但感觉贵了。

这是我本周的唯一一次出行。路上没有见到任何人戴口罩。在南澳,出去都是开车,如果去的不是公共场合,好像也真的不必要戴口罩,而且自然能满足社交距离的要求。

有一件奇奇怪怪的事情。这里还在初秋,温度今天最高29度。可是我总觉得身上会冷。加了衣服又热。头脑里就想着会是毒大侠真的来光顾了。但每念及此,我的鼻子就会很争气地流一点清鼻涕出来。于是又复释然。

2020年3月 28日, 星期六

周末了,病毒并没有休息。外面的阳光很好,气温达30摄氏度。我住的楼被阳光拥抱着。

楼外篇

根据健康部的统计数据,到今天3pm,澳大利亚总确诊数达到3635例。新增确诊人数为469例,为单日增量最高值。确诊人数的增长率为13%,和昨天持平。南澳的总确诊数为287,新增30例,比例为 12%,高于昨天的9.3%,迫近全国的平均值。死亡人数增加一例,为14例,为总确诊数0.39%,低于昨天的0.41%的。全国的总检测人数为202000人;确诊数和检测人数的比例1.8%,比前天的1.7又有增加。总体地看,疫情还在上升通道中。

澳大利亚国际电台报道,澳大利亚从今晚上12点起,军队协助警察,强制执行“隔离令”和“居家令”。海外归来的人员,要隔离14天。但在政府安排的饭店里居住,不得随意出行,不得与其他人接触。费用政府承担。但该电台也报道了个别被隔离者的不满情绪。他们抱怨仿佛是被detained——被扣留。Detained一般用在偷渡客身上。

军队也帮助警察检查个人的自我隔离,和公司暂停营业的执行情况。违反者,个人罚款600澳币,公司5000澳币。则也有人说,这好像成了警察国家。

对昨天出台的几项措施,联邦政府做了一些调整。

昨天对葬礼只能有十人参加的规定,今天联邦政府将具体人数,交给各州去决定,但上下浮动也不会很大。

同样,理发店只能允许顾客停留30分钟的措施也被更改。现将理发店纳入“必需的”生意中,而不再受时间限制。但1.5米的社交距离仍旧适用。

由于应对冠状病毒而采取的措施,必然使得失业人员增加。澳大利亚有三分之一的人口是租房用的。联邦政府正在考虑如何帮助这一人群。但在正式出台解救方案之前,政府要求房东不可以在他们交不起租金的时候强迫房客离开住地。

零售业受到Covic-19的冲击极大。零售业目前已有14,000人失去工作。政府在考虑给公司发放雇员补贴。今天还没有公布具体数据。

由于超市仍旧有恐慌购买现象,总理Morrison先生向国民保证,澳大利亚决不会出现食品短缺的现象。

在国际新闻中,美国的疫情在恶化。法国单日死亡人数达到最高。意大利死亡人数近千,原以为趋向稳定的预测并没有实现。

英国首相Boris Johnson被确认已被感染,同时感染的还有英国卫生大臣Matt Hancock,英国医学顾问Chris Witty。三位恰为英国抗疫的领头人。

另外,中国政府禁止外国人入境的消息被报道。

楼內篇

外面的气温是30度,可不知道为什么我却觉得身上冷,加了衣服又觉得热。不停地穿了脱,脱了穿。我索性提早做芭蕾作业。今天重点练Glissè。这个Glissè不像Fondu对体力要求那么高,但速度极快。这下不是体力不够,觉得是脑力不够了。但不管它,假以时日,总做得到的。一个多小时下来,还是汗雨如注。练完,五点还不到,身上不冷了。整个晚上,安安心心写日记。

西凉台上看去的晚霞

我收到一个仅15秒钟的视频。内容是就如何隔离的问题,征求一对有60年婚龄的夫妇的意见。妻子的眼睛正对镜头,先生则侧看着妻子。画外音说:“有两种方式:A,把你们俩放一块;B,……”不等问话结束,妻子抢答“B!”说完又赶紧问:“我可以选B吗?”那表情是生怕不被允许。叫人看得忍俊不住。于是我转给了几个朋友。

一位微友的反应是“哈哈每个人的一份隐秘梦寐吧,独自。”他懂了。于是我想起自己的一篇小文,《孤独得起》,发了给他。微友蛮以为然,说题目好,说思考得很周全。这篇文字还是2015年写的,现在看看也还不错,copy在下面吧。

孤独得起

有人说:理想主义使得好些有才华的女性“孤独终老”。这里的孤独,指独居,被看成人生的最恐怖,因而最需要避免的情形。

是这样吗?

独居的根本是独立,独立便要独立的能力和境界;而选择独居,必定有独立的优越,比如,极少的家务,更多的自由。

要独立的生活,你首先要有独立的经济能力。也就是说你完全能够独立地支持自己的生活。这一点真要拜现代社会的分工和发展之功德了。分工和发展让女性走出家门,而不需要一个男人来养。

在今天的社会里,你要么能够有一份工作,要么有足够的资产带给你现金流。前者说明你至少有一技之长,有起码的生存能力,后者说明你不仅有能力应付现在,还能够保障将来。

个人生活之外,你还要有人际交往。别人如果愿意同你交往,你必得有一点人格吸引力。很难想象,一个无知识,无思想,无趣味的人,可以建立起自己的社会圈子。同样,一个对他人毫不关心,对社会全无责任的人,便不会有积极的社会关系。

其次,当你独自相处,你得有支持精神生活的能力。你必得思考力,才会有独立的精神。万千世界里,有万千的思想。人类的文明中,始终存在着思想压迫:要一部分人服从另一部分人,要个人服从社会。拥有独立自持的精神能力,往往要比找一份工作,挣一份生活,难得多。

更难的,是情感上的独立:不依赖一个男人的情感的能力。人生的内容很多,事业,兴趣,友谊,健康,子女,也有婚姻,有爱情。可偏偏有许多女人,将男人的爱看成是自身及其人生的全部意义。这实在是可怜的,也是可悲的。

有意义的爱,是符合自身价值的爱。说贾府里的焦大不会爱林妹妹的;但假如我们的焦大偏偏爱上林妹妹,林妹妹大概也不会接受的。以自身的价值,赢得男人的情感,这份情感对我们才有特殊的价值,因为这肯定了我们个人的价值。

而当我们的价值未能得到爱情这一肯定形式时,我们自己就要有充分的信心,就要能够自我肯定。

多少人选择名存实亡的婚姻,承受歧视,压抑,甚至虐待的生活,因为没有独立的能力。更荒谬的是,一些经济独立的女子,只求在别人眼里“婚姻幸福”,便在不幸的婚姻里苦守着。百年前,《玩偶之家》里,女主人公就因之而看不起她的丈夫。而现代社会,恰是有经济独立的女子,忍受着痛苦的婚姻以秀“夫妻恩爱”,以秀“婚姻美满”。

总之,一个人能够独处而不感到孤独,是因着有一个有能力的自己,有一个丰富的自己,有一个能满足自己的自己。有统计数据显示,独居的女子,多是经济能力较强,受教育程度较好,社会层次较高,甚至容颜姣好,对人生有追求女子。

所以,要独立自持,你还真得有点本钱,才孤独得起。

很现实地说,给定男性的寿命大多短于女性,有几位女子不是孤独终老的呢?从这个实际现象上说,女子中年以后,要不要一个婚姻伴侣,还真要好好想一想。反正终究要孤独终老,不如在有效生命期里,过更有质量生活。

李嘉诚的女友,决定不与李嘉诚成婚。这是极其明智的。她本人如是说,一个女人对于婚姻,要想想,想想,再想想。这位小姐看懂了婚姻中的男女角色,知道女人在婚姻中的得与失,也完全知道自己的能力所在。

女人要的伴侣必须是高质量的,否则干脆不用。男人的婚姻伴侣,即使不满意,还能捞个保姆在身边,至少咱们中国式的婚姻是这样。因此,男人要婚姻,可以理解。但女人就不同了,去作人家保姆,干嘛呢!

现实中有太多苟且的婚姻;但只要苟且得逻辑,苟且得合理,也无可厚非。婚姻本身的最大功能,是经济共同体,和生育合作社。如果这两项功尚存,苟且便是可取的。对苟且的人们而言,这已经是人生的终极幸福了。

关键是要选择,按自己生活的要求和可行性去选择。判决是愉快,是丰富,是互补,是成长,是人生目标的追求。形式可以是婚姻,也可以是独居。

所以,能够独居的人,应当有一份骄傲,因为孤独得起。

2020年3月 29日,星期日

休息。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