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大洋笔会 > 2010-2020:摄影十年

2010-2020:摄影十年

来源:澳洲网 作者:刘树民-摄影师 时间:2020-03-30 12:48:47 点击:

原创作者:刘树民

2010年10月15日,我刚刚参加完台山乔庆学校高中班毕业四十周年纪念活动,回到生活了26年的墨尔本。家中,躺在床上,满脑子是这次聚会一幕幕激动人心的场面。很多同学三十多年没有见面,除了平时有联系的几位,其他的真有“相见不相识”之感。

这次聚会一共三天,先是汇合于台城高业大酒店。参与者中,有美国的,他们来自百多年前越洋淘金的台山籍先侨所抵达的“金山大埠”;有来自“羊毛之国”澳大利亚的新金山;更多的,来自香港、 深圳、广州、佛山,以及生活在本地的。昔年跟我学画画的小友“横水老一”,上学时比我们低一个年级,也从枫叶之国的多伦多风尘仆仆地赶来了。

先是集会,师生情深,纷纷上台发言,回忆往事,字字发自肺腑,令人感动。后是去母校旧址参观。昔日的校园已面目全非,当年68位同学一起学习的古祠堂也拆掉了。大家百感交集,非常珍惜这一份师生友情。那一刻我望着头有点秃的班主任刘荒田老师在课室旧址徘徊的背影,回想起当年,他只有22岁,年轻英俊,深感岁月不饶人,眼泪不由自主流下!

后来,我们到四九北峰山、中山、珠海等地参观。此次聚会,最大的收获是出版了一本非常有特色的大开本《四十周年大联欢纪念册》,共140页,图文并茂,刊载多篇人生回忆录。同学们和老师们四十年的奋斗史,林林总总,令人阅后回味无穷。这一纪念册对台山的怀旧风也施加了影响,台山同学网后来也出版了类似的纪念册。

此刻,我的思绪回到现实,想起一个新问题:今后的人生还有多少个“十年”?四十年前,古祠堂内同学们一起朗读的声音再次响起:人最宝贵的是生命,生命对人来说只有一次。人的一生应当这样度过:他回首往事时,不会因为碌碌无为,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会因为为人卑劣,生活庸俗而愧疚。人生的路已经走了一大半,要好好珍惜眼前的光阴,让未来的十年更精彩。

敬爱的刘荒田老师的随笔《人生感悟》是这样写的:

40周年,近似对面阑珊的宴会,天下没有不散的狂欢。人生的大菜,吃过了。接近60岁的人们,老态昭著,相见时无不哀叹一句:岁月又公平又残忍,却依然一个劲恭维当年的同桌‘就你不见老!’上学时得过全校5000米长跑冠军的小伙子,被儿子搀扶着进来。

50周年聚会,如同我面对的餐厅顶楼,空荡荡的,使人生华丽和丰满的配件不复存在,只有非安装不可的水管、煤气管、杂物、垃圾。这一回,走了一些,出国一些,病得无法前来一些,没兴趣掺和一些,人数减少了,出钱的也少了,几个工于怀旧的骨干费尽心机才准备就绪。参加者举杯时,心里难免凄凉一问:还有下次吗?

有的。60周年到了,寥寥的校友拄杖前来,这时,共同的关心是:谁谁谁走了。没有人谈事业、官衔和财富,这些先前热衷的,都离得太远。治冠心病对的秘方,太极拳和临睡时沐足,才是热门。豁达的,爱大笑,承认对面的老太婆是他高中三年的梦中情人。

我登到最高处时,关于聚会的想象终止。不再设计70周年。入夜了,窗外,灯光如海。鸟瞰偌大酒楼,只是一个轮廓,里面,华灯下的觥筹交错,莺歌燕舞,均无所见,星星倒是近一些了。

读到这里,一边深深为老师对世人的心态洞察入微而佩服,一边对未来愈想愈心惊,于是下决心,下一个十年必须这样过:尽情享受摄影的乐趣,让老年更加具有意义。

我还清楚地记得,为给《四十周年聚会纪念册》投稿,我写了一篇一万多字的回忆录《我的艺术人生之路》,描述对艺术的执着;我还记得,为了那次聚会,我给枫叶之国的同学写了这么一首诗:

我和您,心连心,同住一个地球;

我们曾为自由各奔前程如今定居在两个大洲;

我们曾在古祠堂底下聆听老师们授课;

我们也曾期许雄鹰高翔却慨叹壮志难酬。

今日我不远万里从袋鼠之国来到枫叶密集处,

两地相隔万里,两人隔着三十多个春秋,

安大略湖畔碧波连天一似少年心

来吧!朋友,紧紧握住皱纹满布的双手。

不用再提起别后的思念人生的失意,

更不用儿女情长涕泪交流;

已经到了“为自己而活”的年纪了,

荒田老师的话深深记住心头。

键盘扣击成的电波传送在友情的绿州

为了将那前半生的“回忆人生路 ”写就,

你来我往的email成了每天的功课 ,

相约三年后,在哺育我们多年的故土聚首。

(备注:2006年11月我到加拿大多伦多旅游,非常高兴见到我的高中同学刘丽仪,我们相约,四年后聚会于家乡,可惜丽仪因故未能成行)

2011年初,我发起成立“摄影快乐大家庭”的专业群。群内無高低貴賤之分,也無你先我后之別,仿佛一家人般親熱。共同的观点是:不做“職業攝影師”,連“以攝影討生活”的想法也是可耻的,只尽情地享受摄影的乐趣。

移民前我一直是搞美术装潢的,来澳之后,特别是最近十年,如果说美术是旧爱,那么摄影是新欢。认定只有镜头可表现人生的万种风采。一如瘾君子迷上海洛因,我再也离不开摄影机。经过刻苦努力,我成了著名媒体“澳大利亚大洋传媒”的特邀摄影记者,和“澳洲网”摄影园地的版主,同时是中国最大摄影网页“蜂鸟网”的高级会员,墨尔本“华星”艺术团专属摄影师,曾任澳大利亚维州华人摄影协会副会长。在网上时常发表摄影作品。但我更喜欢做自由自在的摄影人。

我的成长离不开师友的提携。老班主任刘荒田老师就是有力者之一。2011年8月4日,台山同学网举办题为《夏日美景翠满园》的年度摄影比赛,我打算投稿给专业组(单反数码相机组所拍摄的作品),选了几幅作品,征求刘荒田老师的意见,他马上给我回复:

照片图一:《我们和季节一起旋转》

图二:《由多次曝光完成的绽放》

树民:你的摄影了不起,色彩上有法国印象派的韵味。第一幅可否叫《我们和季节一起旋转》?

第二幅可否叫《由多次曝光完成的绽放》

第三幅我看不出多少张力来,动作不够典型,说是“加油”或“祷告”都差强人意,最好换一幅。

这些意见并不成熟,仅供参考。

毓华

8-4傍晚

说实在的,我这样非科班出身的搞艺术,跋涉在艱難的坭泞路上,没有师友的不断支持,不可能抱着这么大的信心。记得拿破侖说過,強手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自己不能強大,我要不断努力让我更加強大。

2011年10月21日星期五上午七时五十五分,我拿着藝康半幅相機D90,來到墨爾本市政府附近的中心廣場,和很多西人傳媒的摄影记者一起,采访大批警察参与的清場行动。這種警民對抗的火爆場面,第一次見到,我抓拍到一幅幅寶貴的畫面。

2012年8月28日,我和几个志同道合的发烧友,开车到世界著名的景点大洋路。当时我还不知道什么叫“慢门摄影”,但用半幅艺康拍下很多画面。这一年,我的摄影作品《路》刋登在中国名刋《大众摄影》。

一位摄影发烧友告诉我一个故事:一位修行者到山中拜訪禪師,請教禪的入門,禪師問:“你來這裡時,經過山谷吧?”“是的。”“你可聽到山谷的聲音?”“聽到。”“那麼,從聽到山谷聲音的地方進去就是通往禪門之徑了。”摄影的殿堂也是这样,一直向勤奋的人打开。同时,美的画面无处不在,花開有花開的好,花謝有花謝的妙。體會千姿万态的美,拍下喜欢的东西,把嗜好发挥到极致,就近于成功。

所谓“越摄影,越快乐”,我这几年到处去摄影,照片达数十万张之多,相机用坏了几台。量变积累下来,出现质的飞跃。我的慢门作品《墨尔本风光》参加蜂鸟网“最美桌面征集大赛”获“赏心悦目奖”。另一幅《捉迷藏》,在蜂鳥網承办、名为“沉醉超清视界” 的“长虹U-MAX客厅电视超清壁纸”征集活动中获优胜奖。2010年,作品《 普庆同庆》在中国国际电视台摄影比赛中得二等奖。2013年3月,作品《墨尔本艺术中心》刊登在台山摄影学会的年刊。同年,作品《金色年华》参加美国纽约世界华人摄影展览。2013年,作品《金色年华》和《 春江水暖鸭先知》 ,在澳大利亚维州华人摄影爱好者协会举办的本年第一赛季比赛中获得优秀奖。还参加过无数次摄影展览。摄影生涯使身体也得到锻炼。

我作为VIP传媒的摄影师,每年“墨尔本杯”嘉年华都全程跟拍。跑马比赛这一活动,2012年给政府带了超过7.51亿元的直接经济收入,还刺激了维州经济的发展,带来3.66亿元的间接收入。为我摆拍的美女来自世界各地,她们一顶顶设计特别的美丽头饰,呈现在我的照片。我摄影的《 墨尔本杯国际赛马节 》系列,曾被蜂鸟网推荐为头版头条新闻。

2013年到来,我决心好好梳理过去的摄影小品,从而找出突破点。一般而言,摄影须对焦清晰,但“跑焦”会产生另类的朦胧美。这道理和曝光类似,有人说曝光一定要准确,切忌过曝或欠曝,但后者可营造出清新的感觉。有人说,构图时主体要放在井字相交处!可又有人说,居中构图可以凸显主体。

我认为,世间少有万能的法则,感觉画面美就可以。一次读老子《道德经》,“五味使人口爽,五色使人目盲”引起我的反省。色彩能取悦人,但太浓艳会引起审美疲劳,流于俗气。很多时候,我发现,黑白照适足救治被太多色彩引发的审美疲劳,于是,静下心,遵循“要善于发现,而不是等着美撞到你身上来”的名言,追求自己的“黑白王国”。

我一直牢记“強手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自己不能強大”这一句话。為了增加特色,我數十次,天未亮就駕車,到離家約十公里的墨爾本货运碼頭拍日出。那裡海濱遼闊,萬吨巨輪滿載来自世界各地的集装箱駛近碼頭。遠處一座座象长颈鹿的搬運架極為壯觀。日出的霞光射下,海邊的倒影構成绝美的風景。我通過長曝光將海霧化,海面成為沒有雜質的奶白色,衬托出萬吨巨輪驶過的一道道光芒。

一次,我在碼頭攝完日出,奇美的火燒雲令照相机的收穫滿滿,高興之餘往回开。过了大半个小時,到達一月一次的攝影協會活動地點,才發現攝影包放在碼頭邊忘了拿。包里有後備鏡頭,一些不同功能的濾镜及其他工具,还有存储一年来所有照片的U盤,我馬上趕回原地,可惜不見了。記起當時叫Gan的希腊老人在釣魚,我和他常在碼頭見面。第二天一早,我懷著僥幸心理再次去到碼頭,一見到他,還未說話,他就告訴我,攝影包他昨天已送到警察局了。我連忙道謝。警察經過核實,发回我最心愛的東西。澳大利亞的民風純樸由此可见。

还想起一件感人肺腑的事:2013年10月,我帶来自北美洲西海岸的發燒友阿敏去大洋州釆風,大早開車幾個小時,來到風景秀麗的海邊。那天天色極通透,藍天白雲下的大洋路光影特別美。我們下車,各自尋找畫面,近一個小時的衝鋒作业之后,大家回到車上。留在車上的人告訴我,剛才收到一個西人的電話,不知道他講什麼?我一聽到電話二字,摸了一下口袋,哎呀,新買的萍果手機不見了,莫非是他檢到打來告知?馬上回電話,果然。他请我去認領。我們駕車到那邊,車剛停,見到一對西人夫婦拉著小狗走來,他们笑著告訴我們,如果你打失去的電話號碼通了,這手機就是你的,不通的话归我。電話一響,我終於找到了寶貝手機。

步入2014年后,我的慢门风光摄影作品再次获得维州摄影协会优秀奖,同时我应邀在墨尔本图书馆举办摄影讲座。澳大利亚华人作家协会副会长黄小虹特别为我的摄影作品配上诗文:

人生是一场旅行,路上有坦途也有急转弯,我们都喜欢在笔直的路上轻松漫步,但更多的时候却是在挥汗爬坡。两边的风景很美,而拐过了弯之后,也许会有更诱人的地方。

路上如能结伴同行,是缘分,应珍惜;如一个人孤身独行,是机会,更见胆识。有人跌倒,要去扶上一把;看见朋友勇攀高峰,别忘了为他们喝彩。这一切不为别的,只是要让大家都能旅途愉快。

盛夏

披上朝阳的金暉,满载着征服者的勇气,准备好了吗?让我们一起启航!向着碧波渺茫的大海,朝着日出的方向,去迎接风浪的挑战。

有乘风破浪的喜悦,更会有艰难险阻的考验。一颗不羁的心,还要带上顽强的意志,才能到达理想的彼岸。海水泛出金光在向你们致敬,浪花凝成了蜂网在甜蜜地撒娇,成功只会属于永远努力向前的人们。

脚下是浅水软沙,

远处涌来层层的浪花。

海水冲走了你我的足印,

却带不去多情的炎夏。

踏浪而来,

细说你昨天的故事;

面对大海,

让我们的梦在这里留下涟漪。

海水在为你我和唱,

涛声阵阵回响。

缤纷的色彩早已在此搁浅,

潮起潮落奏出夏的音符可曾相忘?

童年

灿烂的阳光下,你我都无需躲藏,太阳公公正在看着我,也看着你。要笑就开怀地笑,想哭就大声地哭,高高的草堆藏不住稚气的脚步,更遮不住童年真情的流露。因为童真,所以一切是那样的自然。

“台山同学网”资深摄影师李先生对同一作品这样点评:

刘树民先生拍的《童年》是很优美的人像摄影作品。我们知道,在摄影棚内拍人像,是容昜突出的,但假如在野外,想突出就要讲究艺术了。两个小姑娘虽然在室外,在堆放很多物体的环境中,虽占篇幅比例很小,但她们最突出。首先是因为选用了静物作为环境与背景,动与静相处,不但是一种情趣,而且突出了动体。其次,占画靣大部分的草垛,在属暖色调的淡棕衬托之下,突出了小姑娘服饰上"热"的红色调,整幅摄影构图简洁而不单调 。背景绝大多数是草垛巨卷,大方轻松单一且方向远近有变。小姑娘活动又有宽裕的空地。

就整幅色调而言,也是轻松愉快的。颜色杂而不乱,又有丰富的阶调、层次。美术中讲"色不过三",三不是死数,意思是有変化且不太杂。但单靠主调変化是难办到的,还有远景天空的少靣积淡蓝与草垛阴影的少靣积深黒,把整幅色调提得更鲜艳。

拍摄男人、老人像或纯风景宜用侧光,但拍年轻女人与儿童、婴儿,要用平光。这里所用的逆光有平光的效果,是通过空气与地靣反射散射到人身、人脸上。而且逆光能把纵深景物拉开,营造更丰富的场景与层次。

2015年不知不觉地到来。这一年我参加很多次舞台摄影,其中,对《 吴门琴韵——纳兰调露古琴公益音乐会 》的印象特别深刻。那次音乐会节目缤纷多彩,一如诗人白居易所写,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我一边尽情享受纳兰调露指下古琴的妙音,一边仔细观察她的神态,加深对这位才华横溢的音乐奇女子的了解,终于抓拍到一幅幅她调琴时动人的一刻。她本人看了我发给她的摄影专辑之后非常满意,对我说了一句话:“世界不是缺少美,而是要有像摄影师这样捕捉的慧眼。”后来,她结婚时还特别叫我为她拍婚纱照。

这一年我特别喜欢摄影人像,觉得人的眼神特别吸引人,重点在于:通过氛围的烘托和画面结构,包括用光和前后景的关系来突出主体。

2016年12月23日,伴随着一曲动听的平安夜音乐,我们一行七位来自墨尔本的“袋鼠”的自驾之旅启程,到澳大利亚南省袋鼠岛作为期七天六夜的采风。袋鼠岛充满了“远看山有色,近听水无声;春去花还在,人来鸟不惊”的神奇!我们这些发烧友摄了不下万张的照片,广度与深度都有不同的提高。技法更加多样,从三十多秒的慢门到三千分之一秒的超高速,多次曝光,调动广角,教本以令人惊叹的怪石在镜头里更焕发魅力。

图:袋鼠岛著名的神奇岩石( Remarkable Rocks )

采风历尽艰辛,但乐趣无穷。捕捉到精彩风物的一刻,比来一顿丰盛晩餐还要开心!网上一位仁兄说得好:“有人问我,除了摄影……你还会干什么?我的天哪!我想笑了……会摄影,要具备以下条件:会电脑,会后期制作,懂艺术,会命名,会书法,会刻印,知天文,会地理,写游记,会微信,会分享,能熬夜,会开车……”

2016年12月18日,澳大利亚吉祥艺术中心的展览厅里,我的数幅作品参加了《遇见新疆》摄影展,并在那里认识了中国集作家、探险家、摄影家、影视导演、文化学者多种身份于一身的一代奇才——刘湘晨先生,其影视代表作《太阳部族》《山玉》《新藏线上》《帕米尔》《最后的游吟》及为联合国摄制的人类口头与非物质遗产申报片《中国新疆维吾尔木卡姆》,均在国际国内拥有广泛影响。他著作甚丰,由新疆青少年出版社出版摄影集《天之摇篮》获新疆图书奖、人文地理图书《凝瞩之下》获新疆图书奖,还有《众山的拴马桩》等。他告诉我,他实际上是典型的“非职业选手”,摄像没有真正学过一天,却拿过“骏马奖”最佳摄像;录音也没好好学过一天,却拿过中国最高技术奖“金帆奖”录音一等奖。我虚心征求他对我的摄影作品的意见,他这样回复我:“树民兄,您的抓拍体现了极高的职业素质,以这种功夫,要做的只是等待千载难逢的、足以表现您功力的题材。另一点请参考:同一题材的厚度和广度是不是有待拓展?希望看到人物更多的文化背景和性格故事,不仅有现场感。此类拍法,我与树民兄压根儿不是一个级数!兄弟冒昧了。”问艺于这位本家名人,倍感亲切。

“闻鸡起舞, 舞在艺路。 路崎道远, 远志前途。”这是微信好友闲人在刚步入2017年时给予我的热情鼓励。

荀子《劝学篇》中云: “ 不积跬步, 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 无以成江海。” 意为:不积累一步半步, 就没有办法到达千里的地方。一如我们每一次采风,都是分秒必争,务必抓住日出日落的黄金瞬间。

2017年的墨尔本农历新年,气氛一点也不比国内差,我在唐人街拍下华人庆祝新年的活动:

我的作品发表越来越多,来自西海岸的著名诗人叶青(Johnny)在微信群,为我所拍照片作品写下令人感动的诗句:

雄鸡高歌迎春風,

醒狮起舞氣如虹。

喜迎新春贺新岁,

锣鼓喧囂震长空。

墨尔本春节庆典的压轴戏是舞龙,吸引数十万众围观。巨龙长150米,据说是世界上最长的。舞龙已有100多年的历史,每年春节,由200多名健壮的澳洲人和华人扛着巨龙走街串巷,引起无数喝彩。

2017年7月9日的清晨,我们一行四人在墨尔本机场,登上Jestar737客机,约一小时的航程,横越40度纬度以南的澳大利亚巴斯海峡,到达郎塞斯顿( Launceston )机场,再租四驱车,开始七天采风。

我的摄影日记这样记载:早上不到五点就起床,拎着摄影器材,驾上四驱车。由于昨晚化了近二个多小时作过实地勘测,今天行程顺利,三十分钟后到达著名的火焰湾景点。这里红石林立,颇为壮观。火焰湾是否因这石焰红如血而得名?不得而知。身临其间,惊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我先来一幅慢门三十秒,可惜因天色深沉,画面失去火焰战场的冲击力。拍月光下的石头也未获得预期效果,后来将感光度提高,画面的鲜艳色彩终于达到我所表达的韵味浓度。

一天,我们天未亮就来到了塔州西北地区1834年建的囚犯营房( Convict barracks ),从地面的積水看到建筑物的倒影,如此宁静,暖暖的阳光透过破烂不堪的旧墙,让人更感神秘。

我的摄影日记还有这样的记载:今天凌晨,我们到美丽的海边,摄影高手大袋鼠独自畄下,静候火烧雲出现,我们三人另找景点。途中,火烧云初露,令我们在车上干着急,幸好当过出租司机的憨憨车技一流,很快就来到目的地,我下车,急速爬山,赶在火烧云散去之前速拍,又是满载而归。

下面是我们这次环岛摄影采风路线图和作品

2017年12月13日晚上七时,我应邀参加了澳大利亚南京总商会、澳大利亚江苏总商会及澳大利亚江苏会等近百家社团共同举办的“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80周年公祭仪式”,负责摄影,会场设在墨尔本著名理工学院RMIT。这次活动,让我体会到祖国的强大对我们这些海外游子关系重大。

我二中的老同学Muumyee对我下面摄影的照片这样点评:是你把一望无边的海与湛藍的海連在一起了,海的远处就像一朵朵矢车菊。還有,一抹斜陽雖然短暫,但迷人景致让你定格于恒久!

这些年来我多次参加在墨尔本各种舞台演出摄影,体会很深,起先追求画面的清晰,后来发现,这不是我的目的所在,更重要的是追求动与静、快与慢、虚与实、冷与暖的均衡,达到一个完美的意境。由于舞台灯光来源不固定,舞者又频繁移动,想拍出好看的照片,困难甚多,通过不断摸索学习,才悟出一些门道。

上图摄于2018年12月13日,曝光时间二十五分之一秒,光圈9,感光度800。

关于舞台拍摄,我的体会是:拍台上的律动,需要高超的技术。慢门摄影方面,我追求似与不似间的韵味,凸显神似。如何精确地呈现舞者的姿态呢?要恰当地控制现场的灯光,确保长时曝光过程中,光线如影随形地照在舞者身上。欲达此,熟悉剧情是前提,特别是舞台上每一个细节,以便恰当地调整相机的设置。背景的颜色是舞台慢门摄影的关键,元素不要太多,不然拍岀来主次不分。

下面的作品摄于2月17日,曝光时间五分之一秒,光圈11,感光度560。

2018年3月28日‎,星期三,我和几位摄影发烧友凌晨三点多从墨尔本开车到乌拉麦海岬。气势磅礴的乌拉麦海岬,在澳大利亚海景中,不啻是皇冠上的灿烂明珠。它位于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州企鹅岛东南端,有美丽而雄伟的花岗岩悬崖与金色的海滩,备受来自世界各地的摄影爱好者垂靑,大家都为抓拍到最美的风景而流连忘返。开车两个小时,还要步行近一小时才到达目的地。步行途中,天色还黑,脚下不断撞上海鸟和企鹅,终于在山顶拍摄到美丽的日出。

来到乌拉麦海边,如同进入一幅旖旎的山水画,周围铺满的石头,一颗颗在阳光下闪着金色。蓝天白云下,浪花飞溅,海鸥翱翔,恍若世外桃源。

用“一石激起千层浪"或“一浪荡岀千层波"来描绘乌拉麦风光是最好不过的了!千山万壑,碧绿草地,加上妙手点缀,一幅幅精美绝伦的风光圖出自手下。风光摄影之妙在意境,海水汹湧澎湃,巨浪滔天,我每次摄影,注意抓拍突出的浪头、水花及海浪波涛的动势,展现点、面、线上的艺术魅力。

乌拉麦有很多柱廊及玄武岩石砌成的悬崖,因千万年的风化,地貌类似管风琴。我的一个同行曾六次来此摄影夕阳,最近一次幸运地遇上了火烧云,他把乌拉麦夕阳照放大为二米见方,悬挂于大厅作纪念。

我特别喜欢像下图,它用四分之一秒慢门曝光,令洁白如玉的浪花一丝丝落下。这样拍出的风景,色调高雅,品位高贵。

怀着这种痴迷,我快乐地迎来了2019年。1月26日是澳大利亚国庆。几年来每逢这一天,我都和墨尔本洪门民治党的舞狮队伍一起参加游行,摄到很多精彩的画面,感受这个年轻的国家的活力。

作为一个自由摄影师,近年多次应邀为墨尔本著名小模特Oscar( 金龙 )摄影,每次收获颇丰。这个混血儿,天使般的面孔,卷曲的金发,活力四射的碧眼,2018年刚踏入五周岁,已表现出非凡的艺术天分。小小年纪已能流利地说英语、国语及上海话,上台妙语连珠。“妈妈,我要做明星!"在墨尔本的时装秀上,他走上T型平台,令全场观众掌声雷动。

“其人虽已殁 ,千载有余情。”

2019年5月16日,一位89岁的老人离开了我们,他就是澳大利亚前总理鲍勃•霍克(Bob Hawke)。这位澳洲政坛巨人永远活在华人心中!当年,是他的明断令数万中国在澳留学生改变了人生轨迹。他於1983至19991年擔任第23任澳洲總理,曾四度帶領澳洲工黨獲得聯邦大選的勝利,執政八年九個月,是迄今任期最長的工黨黨籍總理。

2014年2月20日,我有幸应邀参加由著名大洋传媒集团隆重举办的20周年庆典“澳洲梦之夜”,这次我为前总理霍克摄影了很多有纪念意义的照片。

下面图片说明:

左二为澳洲视界(AVPC)负责人Frank,左一为摄影师刘树民,与霍克前总理合照畄念。

由于当摄影记者的机缘,我多次为澳大利亚的总理拍照。一次是“墨尔本杯”跑马日,我在马场见到陆克文总理,问他:我可以和您合照吗?他说没有问题,于是有了下面的照片:

还有一次,澳大利亚总理选举之前,我应区议员MT的邀请,参加自由党的拉票活动。MT告诉我,这个人很有可能当选,我们现在最好和他合照,以后就很难了。于是我和他合照了很多幅,后来他真的当选了澳大利亚总理。

现今澳大利亚总理,一次来墨尔本拉票活动,我应澳大利亚联邦议员廖嫦娥的邀请,为总理和她摄影了一些照片。

2019年4月25日中午12时,作为台山人,我应邀加入中央电视台和江门电视台华侨历史文献纪录片《金山客》摄制组,和他们一起到达维多利亚州的阿拉腊特(Ararat ),本迪戈 (Bendigo)、巴拉雷特( Ballarat )等淘金工地旧址拍摄,感受当年老华侨在异国拼搏的艰辛。几次采访,我拍下很多具有历史意义的照片,为我的《台山人在新金山》美篇提供了丰富的资料。这些照片也为台山博物馆弥补了先侨在澳洲淘金这一空白。

1850年代,维多利亚地区发现了金矿,因而被冠以“新金山”之名。随后,成千上万华人涌来,加入淘金者的行列。然而,1857年发生了大规模的排华事件,维多利亚政府开始向在墨尔本登陆的华裔淘金者,每人征收巨额“人头税”。为了逃避,华人们被迫改从南澳罗布镇登陆,继而跋涉四百多公里,至维多利亚中部。《淘金之旅》一书中,作者派瑞记载了中国移民在路途中经受的耻笑和捉弄。露营时,他们帐篷的绳子被当地居民剪断。上万来自中国的淘金者顶着巨大的压力,坚持走下去,很多人在途中死于衰弱和疾病。这一艰难的长途被称为“罗布之路”。

作为摄影师,我有幸参加了具历史意义的160周年纪念活动,摄影了很多画面。该活动5月6日启动,队员们步行了19天,从南澳海岸一路行至维州,徒步500公里。

金猪辞旧岁,灵鼠迎春来

2020年是收获的一年。十年来,我的美篇已创作了一百多篇。怀着对新年的期望,我在微信发布了我的新作。多年好友廖文伟在大年初一看了我的摄影新作之后,马上以诗作回复:

漫步歲月又一年,

唱吟賦和友情綿,

喜氣洋洋同祝願,

歲歲年年心連心;

一聲問候祝福你,

平安二字永不離;

花開富貴喜相逢,

新年福氣喜衝天;

2020年1月18日下午三时,我和几个摄影发烧友开车到墨尔本亚拉河谷牛仔竞技场(yarra valley rodeo)。事前在网上查找有关骑牛比赛的规则,知道骑牛士先骑上关在圈里的野牛的光背,然后将野牛放入场内,如果骑牛士能在牛背上坚持8秒钟便算成功。另外,根据骑牛士的动作及其惊险程度加分。未经驯化的野牛十分凶猛,不仅要把骑牛士从背上掀下,还想用角刺穿骑牛士的肋骨,用它硕大的蹄子把摔在地上的骑牛士狠狠地踩。参加这项运动,除了高超的骑牛技巧,还要有超人的勇气、体力和意志。一些优秀的骑牛士虽然没有被野牛抛摔致残,但比赛时内脏象绞柠檬汁般震荡和旋转,感觉十分难受。一些人的臀部由于多年骑牛而伤痕累累。

这几年,我为拍摄这一题材,多次到不同的牛仔竞技场观察。发现所选的都是好斗的健壮牛只,比赛前牛被充分激怒。牛仔的皮靴后跟有锐齿,跳动过程中齿刺在牛肚上,公牛很痛;另外,牛身上有两条绳子,一条绑在牛的前胸,一条直接拴住公牛的下体。有一次,我把相机放在很低的角度,把飞溅的尘土拍出来,加上后期处理,达到所要的效果。著名广州国画家、台山乡亲陈兆康(网名“布衣闲人”)看了我这幅作品后,作了点评:抓拍精彩至极,故借喻咏史:

君临天下慷而概,

驾驭牛马堪奇才!

2020这一年我一如既往,按下無數次快门;

2020这一年我用U盘存下了數以萬計的照片;

2020这一年初,武漢爆發新型冠狀肺炎,我宅在家,參與大擂台大賽活動。同时也完成了回忆录《十年摄影》的初稿。

最近,世界著名的東方攝會潜水王老师在他主持的微信群中寫道:鼠年一场意想不到的疫情,横扫华夏大地,让几千年热闹的春节过得鸦雀无声,打破了春节不敢走动的前所未有,为解脱十几天困在家里的寂寞,活跃沉闷的气氛,特別舉辦了“东方摄会”人像攝影比賽,共有十个群來自世界各地的四千多名攝影高手参加,群英匯聚,熱鬧非凡。

我作為東方攝會的新兵,攝影作品一連七天七幅入選,有資格成為名人堂其中的一員;也獲得进入人物攝影決賽资格,攝影之路越走越阔。

结语

从2010到2020年,十年就这样度过,照片越来越多,几十万幅分别储存在近十个记忆卡里,让我感到,任何一个艺术家,到了一定程度,到了一定年龄,有了一定的名气时,都会面临这个问题:初衷在哪里?墨尔本著名中医师顾玉潜给我写了一幅对联:树花爱入题名景,民众争当上镜人。作为自由摄影师,我深深体会到,必须不断提高诗文及其他艺术方面的修养,几十年来我一直深受当年教我们高中语文的老师刘荒田的影响,热爱读书。他后来移民美国,经自己的努力,成为著名作家。我从他的文学作品吸收摄影创作的灵感。所谓“读书四分,写字三分,摄影三分”,他这样的师友,是生命中的宝贵财富。在这里我还要感谢以下人士:我读电脑专业的小儿子刘风华(James Lau),曾是“大洋传媒”电脑专家的Frank,著名摄影家黄朔军,这十年来是他们教会我电脑知识,并在照片后期处理上提供热情帮助。更要感谢我的家人,是他们的支持,让我享受到摄影的乐趣。

返观十年,我初步完成了从“走进去”到“走岀来”的转化。今后,我将去世界各地游历,行万里路,摄千万照,追求新的突破,令作品独具特色。

2020年金秋十月,师生将为高中班开班五十周年举行庆祝,期望从这次聚会得到新的感悟和收获。这些年来,每当与同学或朋友提到刘荒田老师,我心中的兴奋和激动几不能自持,感恩之心油然而生。他是使我受益良多的朋友,终生的恩师。他曾多次对我说:“一切艺术趋向于诗”,期望我多多提高文学修养,因为摄影创作需要深厚的文化底蕴。

执着于“厚积薄發”,用心于“博釆众長”,堅持美的追求!展望未来,我决不忘初衷,繼續用镜头表现人性,感悟人生,用光影传递真情,以摄影机领略意境,在美中散步,与生命交融,和自然对话,以照片打造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不辜负诸位老师和同学的期望。

此文只是阶段性回顾,而不是终结。期待2020-2030,更加辉煌的十年!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