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大洋笔会 > 年轮何尝静止 沧桑郁郁葱葱——读西泮老师的《长椅》有感

年轮何尝静止 沧桑郁郁葱葱——读西泮老师的《长椅》有感

来源: 作者:韩焕如 时间:2019-09-25 12:56:57 点击:

喜欢读诗人西泮的《长椅》。我想,我更多的是被他的语言和语言所打开的神秘空间所吸引。语言经过奇妙组合后,张力与冲突毕现,使得整首诗像一个充满诱惑的吸魂洞,让人深陷其中,不能自拔。

“南渡北归/长椅憔悴”,诗人用极简的语言构成了诗的第一小节。一南一北,一渡一归,空间之广袤、往返之劳苦尽现。在这里,诗人赋予长椅以生命,或许,长椅的憔悴正是诗人内心的憔悴吧。

接下来,长椅又像一个记忆的橱窗:不动时,“留着辫子和玫瑰”的“那些身影/那些春水”,像一帧帧定格的黑白胶片;长椅动时, “风雨和时空”如高速列车经过,转眼“叶落下/雪也落下/落在人之上/长长睫毛/安睡”。 几个蒙太奇镜头,人的一生就被白雪所覆盖,这多么让人悲伤啊。诗人在不动声色地描述,读者在心潮起伏中伤神——我们刚刚开始重温、抚摸、怀念青春,转眼便与死亡握手,辫子、玫瑰、叶子、雪、睫毛等密集呈现的意像,此刻看来是蚀骨的伤口,流着血,和无言的悲情。诗人的语言与节奏冷静而节制,透出的画面无情又有情。而有情与无情,何尝不是生命的真相!

“当年长亭外/不问英雄/而今古道边/不问西东”,包含的信息量也是丰澹的。我仿佛看到当年那个在长亭外辞别远行的穷小子,于饱经沧桑后回到当初的古道边,不再问为什么出发,也不再问去往哪里。是的,还用问吗?所有的归途只有一条!是不是有点悲剧美的色彩?

还因为“长亭外”、“古道边”这两个词组,让我想到了李叔同大师的出家,以及弘一法师生前的最后题字——“悲欣交集”,人生何尝不是悲欣交集的一生!我还想到了时下国人熟悉的两部电影《英雄》和《无问西东》。诗人真是语言高手,轻拢慢捻之间就借了他山之石。好几次读到这里,我都要停下来,奇妙地发一会儿呆。。。

最让人称奇的,还在结尾:“年轮何尝静止/沧桑郁郁葱葱”。你相信神性吗?这就是神来之笔,“沧桑”与“郁郁葱葱”轻轻一碰,语言的化学反应有了,由不得让人惊愕:原来,沧桑也可以郁郁葱葱啊!我为这两句诗伫立了很久。。。这如梦般的语言,仿佛空谷开出的幽兰,馨香袅袅不绝。

已故著名诗人、诗评家陈超在《诗歌不需要你懂,需要你去感觉》一文中说:“诗歌之美主要不在于传达某个语义信息,而是它的传达方式值得我们沉浸、赏玩。所以,内行的欣赏者不太重视诗所言,而更喜欢注意怎么言。。。情志言说的过程和方法,才是诗歌的秘密所在。”我深以为然。

最后想说的是,以我的粗见陋识去触碰诗人西泮老师诗的奇妙与深邃,不啻盲人摸了一次大象。我向西泮老师致敬,也为自己的勇敢点赞!

2018年10月29日夜

附:

长椅

西泮

南渡北归

长椅憔悴

不动

留着辫子和玫瑰

那些身影

那些春水

风雨和时空

叶落下

雪也落下

落在人之上

长长的睫毛

安睡

当年长亭外

不问英雄

而今古道边

不问西东

年轮何尝静止

沧桑郁郁葱葱

韩焕如/文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