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大洋笔会 > 美是诗歌的基本元素——《大洋洲雨轩诗荟》第二辑读后感

美是诗歌的基本元素——《大洋洲雨轩诗荟》第二辑读后感

来源: 作者:梁晓纯 时间:2019-09-25 12:53:42 点击:

准备写一篇关于诗的评论文章,提起笔,又放下了。因为诗是文学殿堂中最耀眼的明珠,她是如此的圣洁,在她面前,任何文字都显得那样的苍白无力,我只有匍伏膜拜的资格。然而毕竟,《大洋洲雨轩诗荟》第二辑,就要和读者们见面了。读了诗集中大部分的作品,怀着对诗歌的敬畏之心,也怀着对雨轩诗友们的赞誉之情,我还是提起了笔,试着以我粗浅的见识,谈一点关于诗的感想。

诗是现实的神圣化,它是文学的一种体裁,语言精炼,节奏鲜明,它更是一种心灵的艺术。既是艺术,便成就了一种升华,从语言的升华,达到了情感的升华,也便进入了一种美的境界。同时,若要诗歌脱离小众化,让那些浸身于喧嚣的俗世中的人们静下心来阅读并被吸引,更需要一种美带给他们以享受。

有人干脆直言:诗即美。理论界里诗的标准有多种,而且不同时代对诗的要求也不一样,但衡量一首作品是否为好诗,甚或可否称之为诗,笔者以为最基本的条件是看它是否具备审美价值,简单说就是是否具有能引起读者共鸣的美感。试想一首读起来缺乏美感的诗何以吸引读者。

美其实也是一种爱,所谓的诗心即爱心。诗是作者运用艺术化的语言所抒发的对自然对人生对社会乃至对宇宙的爱。只有心中充满了爱,才能写出高尚而圣洁的诗篇。

诗具有美感,还因为她的另一个特性——真。真正的诗皆是发自内心,又直指人心的东西,如果带上功利的目的,就绝不能称其为诗。诗乃纯精神的艺术,言志、咏情,莫不如是。一首好诗,应是出于简约,而又回归简约的,她通常蕴藏着诗人自身的性情、品格以及他对客观世界的观察与思考,而非故作深奥的工技表演。“艺术作品中唯一重要的,是艺术家本人”。创作如酿酒,若要作品醉人,首先要达到醉己的境界。

作诗是一种谦卑的活动,要求作者有相当的文学素养和文字功底,尽可能扩展和丰富自己的想象力。只有经过不断的积累和修炼,方可达到高远唯美的意境,新颖别致的用词,寓庄于谐的趣味、跃然纸上的画感、余味无穷的留白,等等。一直以来,意象诗大行其道,它本身就是一个审美范畴,即将主观的“意”与客观的“象”相结合,从而创造出赋有某种特殊含义和文学意味的具体形象。有人认为,意象是诗歌艺术的精灵,它是中国古诗词创作与鉴赏的焦点,是中国诗歌的传统,也是现代诗的基本艺术符号,它是诗人用来寄托思想感情的人、物、景、事等。即如王国维所言“一切景语皆情语也”。然而并非所有在诗中出现的物象皆可以被认作是意象,而是需要诗人对其进行角色化处理后才形成的。将这样的意象融入作者自己的某种感情色彩,并制造出一个特定的耐人寻味的艺术境界,即为意境。情与景是意境的两个基本要素,情景交融是意境的基本特点;追求感情的真挚、形象的真实和语言的真切是意境的核心。如果说,意象是个体、是点,那么意境就是整体、是面。或者说:如果意象是寄托了作者情感的物象,是实的,那么意境是看不到的、是虚的。一首好的诗歌,未下笔时,作者就已经置身于自己所营造的意境当中了。而美感则是一个幻化了的意境的灵魂。

当今的现代诗坛,在空前繁荣兴旺的可喜形势下,也令人不无担忧地的出现了鱼龙混杂、泥沙俱下的混乱局面。许多诗歌爱好者,抑或一些诗界大家,也都不免产生一种无所适从的惶惑。然而是金子总会发光,那些以纯真的心灵和精深的造诣为依托而创作出的美丽诗篇,总是能够被人们记住,被人们传诵。

令笔者颇感欣慰的是,从本期的《大洋州雨轩诗荟》可以看出,较之从前,雨轩的诗友们的总体创作水平,又有了可喜的进步,一些优秀诗人,技艺更是日见精进,写出了很多感人至深、能引起读者共鸣的美妙诗篇。

孔子曾说过:“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愿雨轩的诗人们在创作的道路上不断成长,以一颗赤子之心去发现美、吟唱美,以美来陶冶人们的情操,以爱心来感化人们的心灵。这或许是此次诗集的出版所具有的意义吧。

文/梁晓纯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