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大洋笔会 > 从一首短诗和一首长诗谈起

从一首短诗和一首长诗谈起

来源: 作者:西泮 时间:2019-09-25 12:48:07 点击:

读雨轩诗社《飞鸟集》感觉很激动。一是作者较多,总体水平呈现了向上的姿势;二是发现了自己喜欢的作品,特别想说说;三是一家之言,说说现代诗的创作问题。

首先从一首短诗《沉思》说起。作者是爱丽儿。虽然同在一个诗社,但印象中作品见得少。“无论经历什么/日子总会一点点过去/比如/那些醒着的白天与黑夜/那些四季的风雨/一定都会过去”。这是第一段。以一种日常对话开头,对象是谁不知道。可能是亲友,也可能是自己,还可能是天地。但是一点点过去的日子,可想是难熬的,当一个人遭遇痛楚时,会有锥心的经历,当伤痛最终痊愈时,心淡了,心远了,可能会浓缩成一句,“无论经历什么,日子总会一点点过去”。

我想,为什么不用一点一点呢?其实,这正是一种超然而不愿提起的感觉,体现着语言的细微之幽,更可见经历的不堪。

再往下,“比如/那些醒着的白天与黑夜/那些四季的风雨/一定都会过去”。它不说具体的事,没有意象,而说日夜和风雨,可谓大而有当。此时的一个动词“醒”反映了多少经历的过程啊。在夜晚醒着,在风雨中醒着,不知道有几个四季,默默扛着时间的重量。然而,“一定都会过去”。这种坚强才是强大而坚韧的。

最后,他说:“此时/我要认真写诗/为手边的生活”。“手边的生活”弹性很大,还有什么不是手边的生活呢?它就是生活本身。

尽管我的理解仅仅代表我自己对于文本的分析,但似乎这首诗表达的情愫已经明白了。

艾琳的《飞鸟之爱》是一首稍长一点的诗,与第一首比,姑且我把它看作是长诗。它用口语化的语言,用很平常的叙述描绘爱,在作者不去想诗歌、远方和梦想的时候,这首《飞鸟之爱》感动了我。第一、节奏是现代的节奏,让我感到了美国民谣似的旋律;第二、口语化的平实,用蒙太奇的镜头感,叙述了平凡而感人的细节;第三、反拔高化,反英雄化让我感到在现代碎片式生活的真实和可触。爱的主题宏大而古老,但选择的表达切口和方式是独特的,自有的,飞机开往卢旺达,选择这一点,更多的应该是真情实感,但也不能说不巧妙。

这两首诗共同的特点是“真”。真诚地面对生命的历程。对发生或正在发生的,用自己的本能去理解真实;还有就是浸染,我认为比想象力还重要的是诗人的悲悯心,她不是演技的艺术,能够最快进入角色,而是她生命的悲喜浸染了艺术,而且这种感觉,还能够浸染领悟这个理性的区域。生的苦乐谁都有,谁都能感受,但是悟到和表达就难,能够随心而形成艺术更需要天分。诗歌是酒,是音乐,情和志油然而生。我所评价爱丽儿诗中的字和词,她在写作中肯定不是有意为之,一切都是感觉为之,浸染和领悟为之,是灵魂的指引,也许是天意。

苏珊.桑塔格反对释义,她说,释义是智力对于艺术的报复。我的智力也不高,但愿艺术受到的报复轻一点。

还想再啰嗦一句现代诗。有时实在不想按照这样的划分,所谓的现代诗与文学史上的浪漫主义、象征主义共存,其实年龄真不现代了。当然也包括所谓后现代,那是批评家的事情。诗歌现象和所有文学现象一样,是时代在推进文学的观念、语言和结构嬗变。也绝不能否定科学技术进步对于文学当然还有诗歌的重要影响。科学的实证主义催化了哲学的实证主义,又对文学的自然主义有着当然的影响,量子科学对于人文科学的影响正在路上。诗歌当然是人学,人变了,社会生活变了,诗歌岂有不变之理。不变的是历代诗人对于时代的感触和认识,由“真”出发对“善”对“美”的态度,以及他们对生命自由的关注和对世界的悲悯。

西泮

2018.11.6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