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双城记 > 邂逅鸭子“夫妇”

邂逅鸭子“夫妇”

来源: 作者:丁丁 时间:2019-09-17 17:13:07 点击:

墨尔本的冬天有如中国的昆明,潮湿多雨,但气候宜人。这些日子雨水连绵,一连七八天天公都不作美,好不容易雨后天晴,却已黄昏。离住屋不远有一处坐落在坡上的小公园,绿草茵茵,四周苍树挺拔,树下有休闲娱乐设施。如,厕所,秋千,半个篮球场,烧烤炉,滑滑梯和滑板飞翔道等。已在家憋了些日子了,径直走向小公园想遛遛弯儿,舒展舒展筋骨。

放晴的天际,透着夕阳的晕色,云朵在空中飘动着,变幻着,有如一幅多彩的水墨画。眼前一亮,湿漉漉地草坪上竟有两只褐色鸭子在觅食,它们身体的颜色和绿草正好成反比,很是显眼。其中一只只顾低头啄草,另一只则挺胸昂首,在它身边漫步四顾。有点意思,肯定是俩夫妇,那抬头张望的一定是丈夫,它在守护妻子呢,我心里这么想着,举起手机拍下了它们。回家仔细观看,那低头只顾啄食的妻子头颈深褐色,背灰蓝,双翅灰蓝相间,体态雍容。丈夫体腴,从头颈直通背部有一条褐色线,线两边呈蓝色,双翅肩羽是一条黑褐色的直线,羽翅呈现出浅蓝色。两只鸭子羽毛丝绸般光滑,丈夫更比妻子鲜亮,很帅。

第二天仍然是黄昏,我又去小公园遛弯,远远就看见它俩还在那儿啄食。草坪有一个足球场大,不下雨时,经常看见孩子们踢球。雨后的草坪葱绿肥美,似厚厚的地毯,周边镶满了鹅黄色的蒲公英花。再看它俩,悠然自得,若周围有人时,丈夫总会抬头观望,妻子却旁若无人,优雅地摆着臀部在进食。

每天与它们相遇,总会立足观望它们一会儿,它们对行走的路人不太在乎,只顾啄食绿草间发出的嫩芽,形影不离。有时,还可见他们歪着脖颈低语上一阵儿,丈夫用温柔的眼神定定看着对方,妻子像似害羞般地垂下了眼帘。每当这时,我都会兴奋地想,过不了多久肯定会有一群鸭宝宝出现在我面前。澳洲的动物与人亲密接触机会较多,特别是鸟儿们,海边有海鸥,公园有鸽子,这块僻静的小公园竟让我邂逅了一对美丽的鸭子夫妇。

今年冬天雨水多,下起来总是没完没了的,又几天没去小公园了,心里却一直惦记着它们。眼前总是浮现出它们恩爱的样子,我还时不时地担心它们会把产房安在哪儿?安全吗?终于雨停了,我迫不及待地疾步去了小公园。路边有放学行走的学生,草坪上撒满了雨珠,我望着草坪四处寻觅,目光落在了靠马路边的一个雨后积水滩里。

我赶紧靠过去,一眼就认出了丈夫,它站在滩中间,只身单影,目光似有点呆痴。我近前,它没有显露出以往地兴奋,不闻不睬,仍然立在水滩里没挪动。我好生奇怪,因为这些日子的相处,我们彼此都不陌生了,每次见面都很友好,我总会驻足蹲下身去与它们喃喃上一阵子,而它们也总是竖起脖颈眨巴着眼睛,似乎我们都能懂得彼此心中的喜悦。今天却反常,她不见了,而他又是那么的沮丧。

我环顾四周,所幸绕着草坪走了一圈,在行走时我发现它扭动着脖子跟着我行走的步伐在观望,而且还从喉管里发出低低的嘶哑地“嘎嘎”声,它明白我是在帮它找妻子。一连好几天,看到它时还是孤身单影,我心里有种不祥,可能真的是妻子不见了。就这样过了有一周左右,它仍然停留在这个位置,水滩里已没有了积水,我每天都会在傍晚遛弯时陪它一阵子,可能妻子就是在这个位置走失的,丈夫的痴心令我动容。

又过几天,我刚走到小公园的入口处,就见它正翘首朝我这边望。待我走近它,窥到了它目光里的忧伤,它没有等到妻子,羽毛也没有先前明亮了。我心一紧,禁不住泪水溢出眼眶,我们对视了好一阵子,似在互相安慰。此刻的我,多想拥抱它,多想把它抱回家,它却扭动身躯,朝着草坪深处走去。当它回眸再望我时,已展翅飞了起来…。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