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双城记 > 梦回家园(十)

梦回家园(十)

来源: 作者:周凯纯 时间:2019-07-16 17:51:02 点击:

1

潮汕是一个伟大的族群,潮汕人很勤奋很团结很舍得,很有人情味,潮汕有很多成功的商人,他们游离在世界每一个角落,有潮水的地方就有潮汕人。相信很多人想到潮汕人,便会想起贴在潮汕人身上的标签,有如“东方的犹太人”“生男孩”“潮汕女人贤慧”“抱团打天下”“大男人主义”“工字不出头,小小生意能发家”等等。

对于潮汕人这一种身份,我既是当局者,同时也是旁观者,思考者。我见过各种各样的潮汕人,各种身份的潮汕人,我和美国唐人街中出没的潮汕人聚餐交朋友,我和企业已经上市的潮汕企业家用家乡话聊天,我和潮汕职业经理人分享职业生涯的经验,我和潮汕老家的叔父辈相谈甚欢,我经常厮混在一群潮汕的老中青幼圈子里,我知道潮汕人的亮点在哪里,潮汕人的短板在哪里,潮汕人最终会是什么样的宿命。

2

上一世纪,潮汕人靠着“工字不出头,小小生意能发家”的祖训,勤奋拼搏的从家庭作坊中走出来,带着制造业,带着东方犹太人对于生意的独特气质,带着抱团做强做大做专的理念在各种生意行业里脱颖而出,靠着一腔热血靠着一份执着的担待心,靠着整个家族的希望,真的就象歌词唱的,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爱拼才会赢。

潮汕男人作为家庭引领者,他们之前所付出的代价,他们牺牲的情感,他们所缺失的知识,他忍辱负重背后的种种,最后,他们大多都得到了丰厚的报酬,然而,时代已经不是同一个时代,当今的世界,日新月异,观念形态不断的更新,知识库和认知不断的调整和提升,成也萧何,败也萧何。潮汕人所缺失的,潮汕人所执着的传统顽固肤浅的认知,潮汕人那种自我等同思维,强者更强,弱者更弱的宗族结构,对妇女的不平等视野等等末来都会有付出代价的过程,必须经过这一个过程,潮汕才真正做到内外兼修,才德兼备,潮汕“大”男人才配得起这一个“大”。

我记起我读初三的时候,有一天放学,我踩着自行车,迎面看见同宗族的叔叔满脸怒气的搭着哭哭啼啼的婶婶,我叫了婶婶一句,婶婶低下头不敢应声,两部单车擦肩而去,我回到家时,厅中像往常一样,高朋满座,母亲的麻将友围着一起喝工夫茶,正讨论着那个坐在单车上哭哭啼啼的婶婶,原来这个婶婶是给送回娘家再教育。

3

当时,嫁入潮汕的媳妇从早上到晚上的生活节奏是这样,早上五六点起床,有些女性手脚慢的必须起的更早,逢年过节拜神迎来送往另当别论,估计会更早起床更晚睡觉,潮汕媳妇普通一天是早上五六点起床,先洗一家人的衣服,这一家人上至曾祖公婆下至叔仔姑仔再加丈夫儿女,潮汕家庭里通常都有十口八口人这样的规模,都算是大家大口,早上的一大桶衣服,我在没搬家前,看到媳妇们在河溪里洗衣,河溪的两个入口处左后从下向上铺有一排石台阶,两个石阶各有十个阶层左右,两个石阶的隔着差不多一百米长,两边都挤满了洗衣的媳妇们,她们大冬天的把脚踩在水里,衣服铺在离水面最近的石台阶上,用力的浆洗,洗完一桶衣服起来,她们的脚都在冻水里泡成紫色,直打哆嗦。但为什么要这么洗,是因为脚踩在水里,人呈拱桥型重心集中在手上可以发力,这样洗衣服又快又干净,她们洗衣服的过程各家媳妇可以聊天,互相探听一下消息,所以洗衣服是她们喜欢的娱乐活动之一,洗完衣服,媳妇们匆匆回去煲粥做早餐,家里成员每一个人早起,都可以吃到热腾腾的白粥和各种配粥菜,经济好的会有鱼饭,(蒸熟的巴浪鱼,银鱼仔,花仙鱼等)菜脯炒蛋,油条,豆浆,面包等,经济一般的家庭就吃杂咸,杂咸就指咸菜,乌橄榄,菜脯,咸薄壳等,都自己家腌渍,成本非常低廉的送粥小菜,家里人吃完早餐,媳妇就开始洗碗搞卫生,以前潮汕人大家大口,生一个儿子还认为单丁不好,每个家庭多少女儿在前不论,至少儿子要有两个才“甲想”,“甲想”是潮汕话,意思是两个儿子才算称心如意。潮汕媳妇在干家务时,小孩哭闹便用一条背带把小孩背在身上继续干活,我印象中的潮汕媳妇所想到她们,她们不是在干家务就是在拜神,潮汕人拜神,分为祭祖和祭拜各路神仙,祭拜先祖是对先祖的追念,祭拜英灵寻祖根,体现孝道文化,我觉的非常好,没忘本,在灭绝人性的唯物主义无神论当道之下,很多地方都开始遗忘传统,而潮汕人却一年如一日的遵循着这些老传统,家风一代传一代。

4

这种祭祖除了时节一起全拜之外还有一个逐个单独拜的“祀日”,近几代公祖的祀日便是单独悼念其中的某一个,今天是太奶奶的祀日,过几天是老叔的忌日,就拿我家举例,我的爷爷有三个太太,我父亲有一本本子,里面记录着各个先人的故事祀日,小时候,父亲说,下星期是我大娘的祀日,下个月是我二娘的祀日,老叔的忌日也快到了,老叔是一个几岁就死掉的小孩,但每样东西一样也少不了他,到了祀日便要“做祀”,做祀有条件的大多有三牲五果,勤奋的媳妇还会在时节祀日“做粿”能干的媳妇能做油粿甜粿石榴粿,面粿酵粿油炸粿,候粿软粿牛肉粿,菜头圆,壳桃粿”,每一个媳妇都是一身手艺,她们做完早餐料理家务又到午餐,午餐之后又到晚餐,生着一群儿女,每天不断的在家庭中转,付出贤惠隐忍压抑。

5

除了在家祭拜,媳妇们还要到各个安有神仙的宫殿和庙里祭拜,士地伯爷,妈祖,三山国王,珍珠娘娘,观音娘等等,她们多是手上拿个小竹篮,里面放着粿品香烛,去到那里,跪下念念有词,保佑全家大细,出入平安,保佑财运享通,大赚大发财,保佑阿奴这一次去深圳做生意,一切平安顺等等,潮汕媳妇通过这种方式图个心安,我认为她们是迷信多过信仰。她虽信宗教,但却区分不出迷信与信仰之间的界限。

说完潮汕媳妇当年的生活背景,我们再来讲这一位被送回娘家再教育的婶婶,各位看官才不会唐突和无法理解。

这位婶婶当年二十七八的年纪,二十一岁过门,生有一个女儿七岁,一个女儿半岁,那日,是中秋节前夕,她忙的晕头转向,一刻不能停下,当年电视正在热播电视剧《射雕英雄传》,她的公公,丈夫,姑仔(指丈夫的妹妹)一边看连续剧,一边喝工夫茶,半岁的女儿睡醒,哇哇大哭,她一时放不下手头的家务,于是,想着厅中这么多人,应该有人去理一下,小孩继续哭,丈夫大声的说:“哭这么久没听见吗?”婶婶没好气的说“你没看到我在忙吗?你去抱一下也不过份”公公脸就黑了,觉得媳妇太敢,这样讲话目中无人,丈夫觉得在父亲面前给媳妇这样讲太没面子,于是火就来了,丈夫还没发飙,姑仔就冲出去骂嫂嫂,“你是不是人啊,这样说我哥,我哥平时做生意多辛苦啊,难得过节休息一下,你还想指挥他干活,你怎么就这么不知足,进到我家这么好的家庭,你有什么不满意的。”嫂嫂和姑仔讲,大家都是女人,以后你也要嫁人,你到时就知道,当人家媳妇没那么容易,姑仔说:,“就是你不知足。“这时婆婆从外面拜神回来,听到小孩哭的很厉害,就过去抱小孩,媳妇刚好也去抱,她抱了小孩直接就把她塞到丈夫身上说:“我还大把事没做完,你带着妹妹。”婆婆一把从儿子怀里把小孩抱过来,生气的对媳妇讲,你干点事讲到天那么大,我自己带六个小孩,家头细务做节做祀,我还可以做手工,我也不用你公公操心,你怎么就这么金贵。“媳妇顶了一下嘴,什么金贵,我也从早到晚没停过,我命没那么好”公公看到媳妇和老婆顶嘴,把大烟筒在桌上一敲,闷声的讲了一句,反了。丈夫把小孩一塞给妹妹,一起身就把媳妇一推,媳妇一个切咧站不稳摔在地下,她一边爬起来,一边对着丈夫说,你不要动不动就出手,不要以为这样我就怕你。”婆婆气愤的骂,反了反了,这么放肆,以后这个家还怎么过。丈夫上前,一把揪住老婆的胸口,说,你滚,回你娘家去,你如果这样当媳妇,我这个家容不了。丈夫一边说,一边把媳妇推到自己房里,暗暗的讲了一句:“你不要再闹了。”婆婆不依不饶,对着儿子说:“你不用理她,媳妇不能纵,你把她送回去给她父母教示,教好了才来。”媳妇一听到回娘家,神情凝重,一般潮汕人嫁女儿,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这个水哪里可以回流,回到娘家,家里父母没脸面,嫂嫂也不会有好脸色看,到时如果夫家不愿意让她回去,那这一辈子何去何从?人就毁掉了,所以,这一回娘家是什么境遇,媳妇们心知肚明,所以为什么潮汕媳妇贤惠,那是因为她们除了贤惠之外没退路。这个婶婶连生两个女儿,在她夫家人的心里,认为她应该知生知死,态度端正才对,如果是生有儿子,可以母凭子贵一点,日子会过得稍微顺心很多。

6

这些尴尬的案例都真实的来自于我的童年,那个如今和我隔着千山万水的故乡,岁月走到了今天,我相信潮汕地区大多数应该不存在我那个年代对女性不平等的陋习。

在我心目中,潮汕女人很伟大,她们甘居幕后,以男人家族和男人事业为中心,放弃自己的梦想和荣誉,可是,任何一个人,哪怕是一朵花,一只蚂蚁,都有他们自身的属性,自身的价值,自身的梦想,做为人既有原始的欲望,又有不同情感的需求,这是人性使然,这从生物链里从精神出发从生命角度出发,都是非常合理和正常的,也是普世价值的天赋人权。

但是我小时候的潮汕女人没有,她们只是男人的附属品,她们依附于男人,男人们给予她们金钱财富和名分地位,但是甚少潮汕男人懂得要照顾到她们的感情、梦想,他们总认为他的妻子必须认为很幸福很知足,但事实上他是从物欲供给,物质享受等等来认为自己是一个合格的“大男人”,他们忽略了人文价值和梦想信仰,他们也无法认同一个女人对精神和情感的需求,我同为潮汕女人,我游历于中西文化,我有一定的文化修养和认知,我切合了多元文化,我不与西方人的精神情感男女关系做对比,我只拿我这一辈人的潮汕人与北方或其他省份的两性关系做对比,潮汕男人真的需要提高认知,我曾经和不同的潮汕企业家做交流,但无论他们的财富多厚重,他们的思想境界还停留在小时候的潮汕乡下和人文,他们无法了解我和他们阐述这种想法的境界,他们缺少这种品质,这种品质代表着文化升华和情感升华。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